捉蛊记

首页 > 第九卷 众神陨落_捉蛊记 > 第二十六章 蛇仙儿妹妹

第二十六章 蛇仙儿妹妹

更新时间:2016-04-13 8:18:32

那火焰的温度是如此之低,以至于小伙儿胸口以下的身体都被那烈焰吞没,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而被人提醒的时候,想要往回奔跑,结果刚刚走了两步,那人便化作一大滩的骨灰渣滓,洒落在了桥面之上。

这个时候,从上往下看去的我,方才发现那并不算长的栈桥上,不知道有多少个人形的火印子。

鬼火,一定是鬼火。要不然人怎么可能一点儿温度都感觉不到呢?

我这边看得心中发麻,而下面那一群人也震撼不已,过了几分钟之后方才回过神来,那朱大郎说道:“无妨,这里有八座桥,定然有一座是生门的……”

没有人敢再往上面走,大家开始围着这巨大的血池转悠,想要找到一条捷径来。

这地方十分危险,然而因为神器的诱惑,终究还是有人的胆子大得包天,从东南角的一座栈桥之上走了过去。

依旧是朱家兄弟的手下,那个老头显然要比第一个年轻人谨慎许多,一步一步地走着,有任何不对劲儿,都会驻足停下,然后观察。

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全部都垫在了脚下。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一步一步似爪牙……

呃,很顺利,他已经走了十几米,眼看着就要走到了高台之上,突然间又有人高喊,说曲老八你快跑,别回头。

那老头没敢犹豫,奋力往前冲,不过身体到底还是反应慢了一步,那桥中心莫名出现了一股黄色风沙,吹拂在了他的身上,然后首先是衣服迅速降解,然后就是皮肤和肌肉,就好像融于强酸了一般,几秒钟之后,竟然化作了脓水。

老头儿的头颅人在,但下面则全部都是白骨,脏器没有溶解,能够清晰地看到他的心脏、肺叶和胃等部分。

他并不知道身体的一切变化,冲上了高台之后,兴奋地回过头来,使劲儿地挥手,大声叫道:“我上来了,我上来了,你们看见了没有,很简单的……”

朱大郎叹了一口气,说老曲你已经死了。

老头儿说怎么会,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别咒我……

朱二郎说你往下看。

老头儿闻言,往下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大半个身子都已经不见了,只有骨骼和粘稠的筋在支撑着。

他叹了一口气,说果然,我死了。

说罢,他从那高台之上一头栽倒了下来,跌落在血池之中,而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那栈桥之下,居然堆得有一层层白花花的骸骨,不知道有多少人丧命于此。

想一想石门之前的那个骷髅,可想而知,能够进入这里面的,必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而即便如此,最终还是埋在了这儿。

可惜……

我心中感慨,而神风大长老和朱家兄弟却越发的疯狂起来,要知道如果这上面的啥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这般凶险。

唯有神兵,方才能够配得上这样的凶险绝境。

这样的想法驱使着他们越发狂热,随后又试了几次,又死了两个人,终于发现了一个规律,每一个栈桥处都有前人的尸体,不过正西方的那里却只有一副。

那一副是一个端坐在桥中间的灰白色骸骨,却跟宫殿之外与我们比斗的那一具差得不多。

或许更高大一些。

一番商量之后,这回上去冒险的。却是神风大长老的人。

这是为了显示公平。

而那个被叫出来试水的家伙将前面那些同伴惨死的场景瞧在眼中,心中越发忐忑起来,不过在神风大长老这个怪物的注视下,即便是再不乐意,也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如此一路无事,终于来到了那白色骸骨的跟前来。

就在这个时候,静寂无声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古怪的笑声:“嘿、嘿、嘿……”

啊?

我双眼一亮,却见那骸骨陡然站立了起来,摸出了一根大骨棒子,朝着这人的脑袋就是当头棒喝。

这骷髅有两米五的身高。一条一米多长的尾巴朝天扬起。

这个,应该便是上到高台的考验吧?

被挑出来试水的这人修为并不算高,要不然也不可能被拿来当做炮灰,在狭窄的桥面上闪避了一会儿,结果一根大骨头棒子从侧面砸来,将他给直接击飞到了半空中去。

他人腾然而起,飞跃血池上空,结果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陡然间一阵绚烂的电网浮现,无数的符文浮动。

这些符文宛如游动的电蛇一般,将他给弄得一身漆黑,直截了当地跌落在地。

咚……

一声响。跌落血池之下的他再也爬不起来。

好家伙……

剩余的众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却也认定了这座栈桥应该就是登上高台,找寻三尖两刃刀的唯一路径。

因为如果想要跳过去,只怕会在半空之中,就雷击成一盘熟菜。

神风大长老一脸铁青,先是看了一眼躺在池子底部的那个手下。然后对朱家兄弟说道:“两位出生于西川威名赫赫的牛角寨,一身手段惊天动地,不如将那骷髅打败,好过去寻宝?”

人死了这么多,终于趟出了一条路来,朱家兄弟对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

过了半分钟,那朱二郎终于开口了,说正有此意。

他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上前,而这个时候朱大郎却拉住了他,说老二,还是我来吧。

朱二郎大大咧咧地挥了挥手,说大兄,你别拦我,我虽然修为不及你,但临场应变的能力却在你之上,一会儿有什么不对劲儿的。我会回返的……

说罢,他腾身走上了栈桥,如此一路走,却是来到了那骷髅跟前来。

那玩意本来是盘坐在地的,感知到了生人气息,却是又站了起来。提着骨头棒子砸下。

朱二郎当真是好手段,用的是一根铁索连着的流星锤,神出鬼没,两人一阵酣斗之后,那骷髅猛然扬起了手,而朱二郎则趁机将手中的流星锤射出,砸中了骷髅的胸腔出。

那骷髅身子猛然一震,然后身形僵硬地往回走去,最终有盘坐在了原地。

一如石门外面的那一具。

朱二郎待那玩意坐回去之后,小心翼翼地从它身边走过,结果一直到了高台之上,也没有任何变故。

他上去了。

这情形让众人都为之兴奋,有一个穿着蓝黑色对衫的苗家汉子在神风大长老的眼神示意下,快速冲向了那栈桥,结果冲到中间的时候,那骷髅居然又站了起来。

想要过桥,可以,不过得有本事。

这家伙是个不错的修行者。不过到底还是差了一点儿火候,最后又给一棒子敲落下了栈桥去。

眼看着朱二郎在高台上不断转悠,试图找到那三尖两刃刀的秘密,神风大长老再也按耐不住了,吩咐左右一声,居然亲自朝着那栈桥走了过去。

而朱大郎怕自己老弟吃亏。也跟了上去。

两人联手,将这骷髅打回了原地,然后上了高台,三人在高台的石柱之前不断探索,眼神越发灼热。

而在另外一边,那些人也是伸着脖子,跟那长颈鹿一般地打量着。

我打量场中情形,心中有些奇怪。

怎么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对了,蛇仙儿呢?

我刚才瞧得入神,这殿宇之中的各种布置实在是太神奇了,这才忘记了还有蛇仙儿这么一人,之前是瞧见她进来的,然而随后就悄然不见了。

我心中惊讶,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间头顶上有人问道:“你找谁呢?”

我一听,心中骇然,一边防范,一边抬头。却见蛇仙儿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我的头顶之上,正一脸兴趣盎然地看着我呢。

她什么时候找到我的?

我瞧见蛇仙儿没有动手的意思,稳定下情绪来,开口说道:“找妹妹你呢……”

蛇仙儿微微一笑,说找我作甚?

我说妹妹你刚才对我喊打喊杀,我有些害怕——下面这一帮人。对于我来说都不过是土鸡瓦狗,唯有妹妹你最值得我重视。

蛇仙儿呸了我一口,说喊谁妹妹呢,我跟你熟么?

我说你是蟆怪儿的妹妹,而我当初被蟆怪儿吞入腹中,差点儿给它弄死,没想到后来阴差阳错,我们两个却是融合了,我即是它,它即是我,这便是缘分,就连龙魔儿都承认了。仙儿妹妹你要不然就收下那杀伐之心,咱们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一谈吧?

蛇仙儿一愣,说你后来见到龙魔儿了?

我说对,我们还曾经在欧洲并肩战斗过呢。

蛇仙儿说那你告诉我,龙魔儿为什么会背叛蝎神儿。背叛五毒教?

我满口胡言,说五毒教中,蝎神儿是老大,一切都得听他的,不过凭什么?仙儿妹妹你在这里,想必也是受不了它的气,这天大地大,岂不是比窝在那洞里舒服?

蛇仙儿眼珠子一转,说要想我原谅你也不难,只要你帮我办件事。

我说但说无妨。

蛇仙儿指着远处高台的那根石柱,说你帮我将那根龙骨尖刃拿到,咱们两个之间的恩怨,那便一笔勾销,如何?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蛇仙儿妹妹?

呸,好厚的脸皮,不愧是隔壁老王……

=====下面是今日推理问题======

我低头看着手中泛着寒光的小刀,脸上露出一种喋血的笑容。

几天之前,我和几个兄弟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富商暗中贩毒的证据,经过一阵勒索之后,获得了一笔五百多万的巨款。

我将几个兄弟叫出来,说是要一起喝酒庆功。实际上,我是想把他们几个全部杀人灭口,然后独吞那五百万的财产。

我把他们约到了一个快要倒闭的荒山度假村,然后支走了那里仅剩的三个员工。

也就是说,这里只有我们兄弟一行人,算我在内一共七个。

我是老四。

二哥烟瘾很重,我趁着他跑到后院吸烟的时候,一刀解决了他。

当时,月色正浓,我躲在密密匝匝的树林之中,借着那些天然的屏障,将自己很好地隐蔽了起来。

二哥悠闲地抽出打火机,正要将指尖的烟点着。

我忽然一跃而起,手中的小刀快得如同魑魅,直击他的喉咙。只见得寒光一闪,一道暗红色的血箭喷射而出,染红了我的衣衫。

他的尖叫声才传出一半,就被我一刀斩断了声带,永远地失去了发声的权利。

我又在他的身上补了两刀,直到确定他已经完全死透,才将他的尸体拖到一边的树丛之中,然后胡乱清理了一下现场。

不一会儿,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有两个人正在靠近。

我早就知道来者是谁——在行凶之前,我已经掐准了所有的时间。大哥和六妹正在山顶赏月,根本不可能知道我在行凶;而七妹正在山脚下的澡堂中洗澡,也不可能迅速赶到。

来的是三哥和五弟。

我二话不说,操起手中的小刀就向着他们砍去。在几个兄弟中,只有我学过一些格斗技巧,就算以一敌二也有很大的胜算。

再加上他们手无寸铁,在我猛烈的攻势下,就如同脆弱的豆腐一样,让我直接洞穿了喉咙。

出于谨慎,我又在他们的腹部和脖颈处补了几刀,确定他们完全没有呼吸和心跳之后,才将尸体掩藏起来。

接下来,就应该去处理山脚下洗澡的七妹了。

我们所在的旅馆,在正山腰的位置。从这里出发到山顶,大约需要三四分钟的时间,到山脚也是一样。

我快速跑到山脚,远远地就望见了那个简易的小澡堂。

但是,令我感到无比惊讶的是,那个澡堂里的灯,居然是关着的。

难道说,七妹已经不在这里了吗?还是……

我忽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仿佛有一桶冷水,从我的天灵盖一直浇到了脚趾间。

我开始颤抖,牙齿也止不住地互相撞击。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打开澡堂的大门的,但是,澡堂之中的情景绝对叫我毕生难忘!

洗澡水从澡盆之中溢出来,几乎将整个澡堂都淹没在水中。一股略显怪异的气味从那洗澡水里散发出来,仿佛是血液一样的腥涩。

我凝神一看,一具无头尸体正漂浮在那澡盆之中。血液从她脖颈处的切面奔涌而出,将洗澡水染成一片淡淡的猩红。

我如同被雷劈中了一样,呆呆地站在原地,只觉得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死了,死了!

七妹已经死了,而且不是我杀的!

难道说,还有一个人,和我一样在图谋不轨,想要趁着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将我们所有人都杀死灭口,然后独吞那五百万的财产吗?

无穷无尽的恐惧将我整个人都包裹起来,我疯了一般地狂奔出去,想要离七妹的尸体越远越好。

跑出澡堂,昏暗的月光打在我的身上,将整个山林都染成一片诡异的银白。几声稀稀疏疏的乌鸦叫声传来,更是在这静谧的黑夜之中,显出一派令人战栗的阴森。

我紧紧捏住手中的小刀,整个人都因为恐惧不断地颤抖着。

在我的记忆之中,先出去的是大哥和六妹。在他们走后的三四分钟,七妹才动身去洗澡。

然后我就到后院杀了二哥、三哥和五弟,再将他们的尸体统统掩埋起来。

这大约用了十来分钟的时间。

如果真的还有一个人,和我一样在图谋不轨。那么,他一定就是大哥和六妹中的一个,甚至是他们两个联手合作的。

想到这里,我撒开双腿,朝着山顶狂奔而去。

等我到了那里的时候,我只觉得整个世界都离我远去了。仿佛有一个恶鬼正站在我的身后,对着我不断地狞笑。那种恐惧、那种惊愕、那种不可思议,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大哥和六妹,都已经死了!

他们两个也都被砍掉了头颅,两颗血淋淋的人头挂在树枝上,不断地向下滴落着鲜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散发出来,混合在刺骨的寒风中,显得格外恐怖。

阴冷的月光打下来,将眼前的一切染成一片淡淡的银白,更是显出一派诡异和阴森。

是谁,究竟是谁?

正在我感到无线恐惧、准备转头就跑的时候,小腹之间忽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我惊愕地低下头去,一把锋利的钢刀直接洞穿了我的小腹,那血红色的刀尖从我的肚皮上刺出来,仿佛是死神狞笑着的脸。

我拼命地回过头去,想要看清楚背后那个人的容颜。

但是,意识先我一步从我的身体之中脱壳而出,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片灰暗,就连最后的痛感,都渐渐地离我远去。

请问:最后杀死“我”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创客100 回复 6413 查看答案及解析

本章链接:http://zhuoguji.sikabeila.com/09/1406.html

捉蛊记更新时间:早晚8点,可以加入书签养肥后阅读,捉蛊记禁言发更新链接Q群:436045309,只聊苗疆Q群: 260033271,欢迎入群。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三尖两刃刀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棒棒糖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