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蛊记

首页 > 第四卷 天涯亡命_捉蛊记 > 第五十七章 决战,前夕

第五十七章 决战,前夕

更新时间:2015-12-05 8:11:55

  老头子到底还是没有太拼命,并没有跟着我们一起跳下断崖。

  不过那家伙凌空拍了一掌,却宛如整个天空笼罩下来。

  乡野之中,多奇人也。

  我人在空中,根本没办法动弹。只有急速坠落,而这个时候老鬼终于展现出了自己强大的优势来,身子一扭,却是抓着我和小米儿的手,在半空中凭空多了一股劲儿,朝着前方滑翔而去。

  我们并不是垂直落入湖中,而是以一个很小角度的角度切入。

  这种切入很大程度地缓解了我们入水时的水花,而在全身进入了那黑乎乎的冰冷湖水之后,我没有半点儿停留,拽着大家就朝着前方使劲儿潜游离开。

  我现在都还记得对方的那长箭,此刻居高临下,威力说不定更大。

  好在现在是夜里,黑乎乎的一片。即便有手电的照耀,隔着那么远,也瞧不出什么来,所以虽然断崖上面有箭落下,却也并不算准,根本威胁不到我们。

  我游动的时候还特别注意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人跳下来。

  显然,在经历了白天我一人斩了两位水战高手的事情之后,对方已经有所提防了。

  他们终于明白过来。自己追杀的这个家伙,既然敢做出如此挑衅荆门黄家的事情来,根本就是一个水火不进的二混子,谁也不怕。

  我们不是案板上面的肥肉,而是满身都布满了刺的刺猬。

  刺猬虽小,但是却能够让无数猛兽为之惧怕。

  因为在杀死我们的同时,那猛兽估计也要受到极大的伤害。而这伤害是否能够承受得住,还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们的逃跑很顺利,当爬上了离断崖最近的岛屿。人在湿漉漉的湿地芦苇丛中躺着,不断呼吸清冷的空气时,老鬼也在我的旁边不断喘着粗气,好像比我还要疲惫。

  我听到有异常,坐了起来,问他是否受了伤。

  老鬼转过身来,给我看,我这时方才发现那黄老头儿的隔空一掌威力巨大,老鬼的后背居然焦黄一片。

  我吓了一跳,说这是怎么回事?

  老鬼苦笑,说那家伙的手劲之中,隐约带有雷意,能够自动寻人。我们三人之中,我的阴气最足,所以受到的伤害也最大——到底是荆门黄家的人,即便是最不出息的兄弟,也有这般厉害的手段。

  我说那你还能坚持不?

  老鬼说我若是普通的血族,说不定就真的毙命在他这一掌了,不过老子一不以人血维生,二能够自由行走于阳光之下,本就是破天荒的血族,这点儿阳力,稍微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我点了点头,说好,接下来如果再跟这老家伙对上,由我来对付他。

  老鬼有些担心地说道:“你可不是他的对手!”

  我捏了捏拳头,说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不过是个一辈子没有与人拼斗的老头儿而已,我这么久也不是白混的,拼命还是会的。

  老鬼提点我,说你闲暇没事的时候,多感悟一下南海一脉的剑法——虽说刀剑迥异,不过原理相通,倘若是能够将你这逸仙刀发扬光大,未必不会另辟蹊径,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子来。

  我点了点头,想起之前袭杀马拜庭的那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种种画面。

  之前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师父给我的南海传承,最精华的在于那些手段和招式,现在回想起来,真正值得我去下功夫研究的,恰恰是那些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意境和画面。

  这些传承自前辈经验和感悟之中意境,才是最传神的地方,只要能够将自己的感情融入其中,便能够由术入道,成为一个真正的高手。

  何谓高手?

  并非拿刀那剑,能够欺负些普通人,就已经算是厉害了,真正的高手,简单地来讲,那就是虐修行者跟虐普通人一般。

  这是一个最朴素的道理,就比如我在小刀寨的时候,一字剑战良辰大和尚的那一次。

  良辰大和尚说若是要我住手,除非我手中的刀断掉。

  一字剑轻轻一挥,那刀就断了。

  事情便是如此简单,良辰大和尚何等厉害,拿捏我们就如同逗猫逗狗一般,然而在一字剑的跟前,得意兵刃说断就断,倘若是我能够达到这种境界,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

  我心中静静感悟着,并没有趁着调虎离山的机会,再进村子里搞一波,而是与老鬼躺在烂泥地里休息。

  我们都不是铁打的,虽然都是修行者的体质,却并不代表我们是永动机。

  之前就已经奔逃了两天一夜,此刻又是马不停蹄地多点出击、引蛇出洞,我们已经累得成了狗,倘若是强行出击的话,很容易会给那些以逸待劳的家伙抓个正着。

  所以与其强行逼迫自己,还不如养精蓄锐,等待时机。

  事实上,当最重要的追踪者马拜庭被老鬼割断喉咙的那一刻,我们已经将局势扭转,化被动为主动了。

  没有那烦人的苍蝇跟随着,我们可战可走,机动性能大大增强了。

  事实上,我们此刻找一条路,远走高飞,这帮人未必能够追得上,也绝对跟不过来,不过此时此刻,无论是我,还是老鬼,都有些厌烦了。

  如果此刻我们就此离开,也许会获得些许安宁,但不久之后,定然又会有新的人加入,特别是荆门黄家出的那个悬赏令,还会让许多如同丽江十三镖这样无仇无怨的江湖组织和散客加入进这追杀队伍里面来。

  所以我们得立威,一下子将对方打疼了,也给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看一下,这钱可不好挣。

  一不小心,那是要丧命的!

  既然要战,便要战到底,我和老鬼稍微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稍微回过了身来,而这时小米儿也趁着我们休息的机会,抓了七八条鱼儿过来给我们。

  这小家伙知道自己惹了祸,这一路来倒是乖巧无比,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就好像旧社会地主家里的丫头。

  生鱼腥味十足,我真不知道日本人为什么好这口,不过为了恢复体力,我不得不用匕首将其割开,把那又腥又嫩的鱼肉反复嚼完之后咽下,感觉那食物一点一点地变成能量储积起来。

  到了下半夜的时候,我和老鬼再一次出发了,这一次,我们的目标已经变成了村子里的黄家追兵。

  这帮专门给荆门黄家干脏活的家伙,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尽管我们杀伤了一部分,但还是留有许多战力,特别是黄老头儿和带队的那个中年人,都是非常厉害的高手,至少现在的我和老鬼,并不能与其正面交锋,并且战而胜之。

  倘若我们傻乎乎地强攻,只怕最终躺倒在地的人,是我们。

  不过我想经过了这几场拼斗之后,虽然敌人提高了警惕,但是他们的士气,应该是已经低落到了谷底里。

  最关键的一点,是对方或许没有想到,他们一直追寻的猎物已经反过来,变成了面目狰狞的猎人。

  他们或许想过,但是并不确定我们会反攻回来。

  按照我们之前的习性,说不定已经走上了逃亡的道路,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可能是将找两人将伤者和尸体送回去,然后打报告,重新召集人马,开始再一轮的追杀。

  这些应该是那个中年领队和几名骨干考虑的事情,然而他们却未必能够猜得到,我们已经回来了,并且杀气汹汹。

  我们小心翼翼地靠近摩梭人的小落水村,瞧见在靠水的一面,有两个人在警惕地望着湖面。

  有人放哨,我们不得不在很远的地方登陆,拧干了湿漉漉的衣服,然后缓步靠近这村子。

  我们在村子外面,几乎观察了半个多小时,确定对方因为人数的关系,估计也就只能弄出两个鸣哨,最多再加上一个暗哨。

  至于其他的人,要么休息,要么照顾伤员,再也分不出别的人手了。

  这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我们从西边缓慢靠近,然后潜入了这村子里,在那屋子和墙壁的阴影处小心翼翼地行进着,很快就发现了这帮人的驻地。

  不但是因为那儿有亮光,而且还有隐隐地呼唤声传来。

  在痛苦叫喊的,应该是被老鬼咬到的那个家伙。

  此刻的他已经变成了血奴,身体已经开始了变异,血液温度逐渐升高,高温让他的脑子陷入一阵迷糊之中,浑身痛苦无比,而这一切,都是老鬼在操纵的,就是希望将这一帮人的精神给拖垮。

  我们循着叫声缓慢靠近,并且随时随地地注意着有可能潜伏暗哨的地方。

  对于这个,老鬼最是熟悉,而小米儿则最是轻巧。

  她被我们派着去监视那两个明哨,跳上了房顶,不一会儿就消失了踪影。

  我和老鬼两人继续行进着,快要赶到那大院子的时候,突然间听到那低低的叫声戛然而止,我们赶忙将身子缩着,藏在了一个角落地。

  过了几分钟,老鬼在黑暗中轻声说道:“他们把自己人,给宰了!”

  好狠的心啊!

484 484

本章链接:http://zhuoguji.sikabeila.com/4/776.html

捉蛊记更新时间:早晚8点,可以加入书签养肥后阅读,捉蛊记禁言发更新链接Q群:436045309,只聊苗疆Q群: 260033271,欢迎入群。

上一章:第五十六章 清理,门户

下一章:第五十八章 声东,击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