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十卷 江湖乱局 > 第26章 守擂第一轮

第26章 守擂第一轮

更新时间:2018-05-06 9:51:58

让龙三刀来做这第一位的守擂人,其实也是有讲究的。

经过三天海选,初赛、复赛与最终决选,角逐出来的这二十人,每一个都是天子骄子,年轻人中的翘楚之辈,这是毫无疑问的——要知道能够前来少林参加比赛的,个个都怀揣着真本事,而最终杀出重围的这二十人,通俗来说,那都是一等一的骄兵悍将。

这样的年轻人,用一个词形容,都叫做“年轻气盛”。

他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他们初生牛犊不怕虎,对于组织方安排的守擂方,一直都怀揣着不服气的想法,欲与天公掰手腕。

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

对于这样心气儿的挑战者,对于整场擂台赛而言,其实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年轻人如果没有锐气,那叫什么年轻人?

如果真那样,那么这青年擂台大赛,不如叫做中老年茶话会吧。

但如果太过于孤傲,桀骜不驯了,那也背离了举办比赛的初心。

所以得有一个镇场子的人存在。

而龙三刀,则是最合适的那一个人。

这哥们拖着一把修长的斩马刀,出现在了台上,而他的对手,则是来自于点苍派的慕容秋引。

我们那天见过了点苍派的揽月真人,而这位慕容秋引则是他的得意弟子。

这位慕容小哥有着他师父一般的骄傲,走上台来,手中拿着一把降妖除魔的桃木剑,在裁判宣读擂台规则的时候,他平静地凝视着手中的桃木剑,就仿佛在看思慕已久的情人一般。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全在手中剑。

别的不说,论装逼,他很强。

这样的格调,让他整个人的境界都拔高了起来,反而显得拖着一把斩马刀的龙三刀,显得特别的愚蠢。

一边仿佛是高高在上、境界高超的修行者,而另外一边,则是市井小巷里面的混子流氓。

龙三刀如临大敌的样子,看得我们都忍不住想要笑了。

我昨天,瞧见他在读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自我修养》,没想到居然是用到了这儿。

瞧见他这般做作的样子,我就知道,这小子肯定在谋算着大事。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他这是要日天啊。

果然,当裁判宣布比赛开始,铜铃响起的一瞬间,一直显得十分平静的慕容秋引便举着手中的桃木剑,陡然向前。

他的气势陡然变化,从一古井不波的老僧,变成了择人而噬的凶兽。

仿佛在下一秒,他就要将面前的对手给吞噬了去一样。

他手中的剑,在那一瞬间,化作重重幻影,威力看起来着实有些惊人。

不愧是点苍派的少侠,别的不说,这一手剑法,就可以……

可以……

咳咳,街头卖艺,至少也是有赚头的。

就在大家都觉得这剑法绚烂,着实厉害的时候,那个看上去像是小流氓一样的擂主,终于出手了。

江湖上,有一部分人与人过招,喜欢念出招式的名字,这样子显得比较有气派一些,比如什么“小心,看我的如来神掌”、“恶贼,瞧我的天外飞仙”之类的。

龙三刀这家伙,也是一样的,他与人过招,嘴里也喜欢叨咕叨、叨咕叨。

不过他念得可不是招式的名字。

他在念:“一刀、两刀……”

与他声音一起出现的,还有那兵器交击之时的铮然之声。

对于一个强迫症晚期患者而言,龙三刀先前示敌以弱,让对方放松警惕自信,选择大开大阖,与他正面交手,而随后又加强攻势,两刀将对手的气势给直接击溃……

他所作的一切铺垫,就是为了第三刀。

唰!

“三刀!”

这一刀凌厉简洁得令人发指,极为快的一刀,用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将对方的桃木剑直接斩断,然后那斩马刀落到了慕容秋引的脖子上,紧接着十分及时地停了下来。

因为如果再进一分,慕容秋引的脑袋,很有可能就会腾空而起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从那断开的脖子处喷出来的鲜血,很有可能就会达到七八米高,而落下来的话,擂台之上满是血浆,会对下一场的比斗,有很大的影响……

咳咳,上面说的都是屁话,最主要的原因,是擂台规矩,不能伤人性命,否则也算作输。

龙三刀就是奔着赢来的,如何会认输呢?

而当他的刀停下来的那一瞬间,也完美印证了他的外号。

龙三刀。

听一听,这外号多霸气啊,世间万物,都不过三刀——虽然这事儿已经在迎战黑省魁首的时候破掉了,但对于龙三刀来说,有的东西,能够坚持的,还是尽量坚持。

毕竟如果“三刀制敌”这名头没有了的话,他得叫回“龙小米”这个娘们儿的名字去。

想想都难过。

所以他才会不顾高手风范,刻意装出小流氓的姿态来。

而对于那位信心满满的慕容少侠而言,一直到龙三刀将斩马刀收回去的时候,他才明白了一件事情。

自己输了。

而且还特么的没有扛过三刀。

台下发出了无数的欢呼声,不过那些欢呼,都是为了龙三刀的神勇,没有一声,是冲着他来了。

“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在那一瞬间,慕容少侠领会到了朱自清先生在《荷塘月色》之中的孤寂,顿时间热泪盈眶,也顾不得手中的桃木断剑,直接跳下了擂台去。

裁判也很懂,立刻宣布:“第一场,龙三刀胜。”

瞧瞧人家裁判这水平,绝口不提龙小米。

龙三刀听到这话儿之后,美滋滋地朝着我们这边望了一眼,然后抱着斩马刀从后面离开了去。

他再一次保护了自己的名头。

我、马一岙和李安安都在后台不远处等待着上场,不过这地方观察擂台,也算方便。

刚才龙三刀只出了三刀,仿佛房事不行的某些先生,总有种意犹未尽的意思,但明眼人,还是能够从中读到许多的信息来。

在我的感觉中,龙三刀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他的刀法,却严谨得让人可怕。

无论是挥刀,还是劈砍,又或者最后破剑的那一瞬间,龙三刀的刀法都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理性和严谨,仿佛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最正确的事情。

多一分太过于繁琐,少一分又没办法达到。

这刀法,跟解数学题一样。

龙三刀得意而归,接下来上场的,却是李安安。

作为守擂者里面唯一的女性,李安安上台之后,收获了无数的欢呼声,毕竟前来与会的,除了各位成名以后的宗门长老和大拿之外,更多的都是修行界中的年轻人。

这帮年轻人精力十足,一腔热血,浑身都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

所以对于李安安而言,他们打心底里都是欢迎的。

这样的人气,导致李安安的对手,来自伏牛山的李大牛选手,都有点儿不好意思地举起自己手中的九节鞭了。

他有点儿不好意思对这么漂亮且英气的小姐姐动手,不过小姐姐却并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所以十招过后,都还没有拔出真武剑的李安安,便将人给踹下了擂台去。

直到这个时候,那哥们儿方才明白过来。

自己对阵的,并不是一个漂亮软萌的妹子,而是一头獠牙密布的母老虎。

不过他后悔也没有用。

谁叫他在台上的时候心不在焉,畏首畏尾?

李安安下去之后,是马一岙。

他的对手却是一个女的。

来人是来自京城回龙观的一位京城大妞,上台的时候,信长老还特意过来交代,说这位可是红三代,军中小公主,让马一岙下手轻一些,怜香惜玉,别让人给伤了去。

那妞儿别看是个女的,但手段挺虎,两根短瓜锤,仿佛再世李元霸,舞得虎虎生风。

马一岙跟她周旋了二十多个回合,方才温柔地将人给请了下去。

那京城大妞是个爽利大方的妹子,输了也不计较,反倒是下台之后,绕了一圈,跑过来与马一岙攀谈起来。

瞧她那热乎劲儿,似乎是看上了马一岙,想要将他给招进府中,当个领导家的乘龙快婿。

接下来则是琅琊王。

对于没有能够成为镇场子的最后一人,琅琊王显然是有一些不太开心。

这样不开心的情绪蔓延到了会场之上,导致他的对手无比的倒霉。

琅琊王一力降十会,为了显示出自己的实力,只一招,便将对手给直接击飞了去,赢得掌声雷动,无数人为之惊诧。

最后一场,轮到了我。

我缓步而出,瞧见了我的对手,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来。

那人却是少林武僧释小隆。

残叶大师的亲传弟子。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无聊的会议2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佛门现两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