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十卷 江湖乱局 > 第四十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四十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更新时间:2018-05-12 8:52:01

尽管相识的时间十天不到,但龙三刀的离去还是让我们有些不舍。

有一句话叫做“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说的便是我们此刻的状态。

正如同他自己说的一样,我们之所以能够从陌生迅速变得熟悉,最多的,主要是因为我们的三观契合,没有太多的分歧所在,而他的锐气、幽默、大气和诚恳,都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相约重逢之后,我们送走了龙三刀。

依依惜别,等我们回返之时,半路上碰到了永祥禅师,他找到我们,说信长老要见我和马一岙。

李安安不作打扰,先行回房休息,而我们则在永祥禅师的指引下,前往方丈的居所处。

少林为了表示一视同仁,诚心修佛,即便是方丈的居所,也都简单朴素,除了有一个单独的小院子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装饰。

信长老在客房等我们,有一个小沙弥过来上茶之后离开,而他请我们喝茶之后,聊起了今日之事来。

除了再一次的道歉之外,他主要的事情,是跟我询问胡车此人。

我如实回答,不夸张,也不隐瞒。

听完了我的讲述,那信长老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如此说来,这人的确是个能成大事者。”

我耸了耸肩膀,说此人的心机深沉,在夜复会之中,恐怕也是借势而为,心里面恐怕有更多的野心。

信长老问我,说倘若是比斗,你觉得你能赢他么?

我的实力,经过这两天的擂台比斗,他大约能够掌握到一个度,所以才会想要拿我来与那胡车作对比。

我想了想,然后说道:“因为许久没有碰到,所以从实力上,我很难去做一个判断,但此人身上有霸下妖元,后来在禺疆秘境之中,又得了不少的好处,而那两个地方,都是洪荒大妖之所在,从机缘上来说,此人于这世间,绝无仅有。或许还有更多的奇遇,也说不定……”

哎……

信长老喃喃自语道:“都说‘莫欺少年穷’,怕就怕‘技术爆炸’这事儿啊!”

我听不懂,说您说什么?

信长老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你有此人的消息,请一定及时联络我。”

我听到这话儿,不由得想起了港岛图书馆遇到的那个老人来。

我点了点头,说一定。

谈完正事,信长老告诉我,说关于叵木,他一定会帮我要来——因为此事不仅仅关系到我的个人生命安全,而且还关系到整个江湖的未来。

这么说一点儿也不夸张,毕竟在当今这个如此混乱的江湖局势之中,有一个心怀正义、愿意站在广大修行者利益之上的灵明石猴,对于整个江湖,都是一件大好事。

不但如此,他还希望我能够在真正觉醒之后,进化神通,能够将那个叫做胡车的冒牌货给压制住。

齐天大圣曾经是佛门的“斗战胜佛”,所以佛门对于我,一直都没有什么排斥感。

反而天生有几分自然的亲近。

这是有历史渊源的。

即便是心情烦躁的达摩院首座德远大师,谈及我来,都是赞不绝口的。

而且他们对马一岙,也是如此。

几乎所有的老和尚,对马一岙,都亲善慈祥,觉得此人是有慧根、有佛缘的。

先前的时候,我们的心中还有些空落落的,觉得信长老可能未必会实现之前的承诺,帮我们全力拿到叵木,而此刻听到他这般的信誓旦旦,甚至还将我渡劫成功这事儿,上升到江湖安全的角度上去,不管怎么说,都放了一百个心。

万事俱备,只等中州大侠回返了。

得到了保证之后,马一岙向信长老提出了告辞。

我们将离开少林,前往京城去与马一岙的师父王朝安汇合。

除了汇报这边的事情之外,还需要作关于我渡劫的筹备工作,此事颇多繁杂,需要早做准备。

信长老表示理解,并且祝我们一路顺风。

临行前,我们问了失窃案一事,信长老却并没有透露太多,说目前还在进行自查工作,并且已经派出多方高手出去追查了,德远大师领头,相信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听到这里,我方才知道为什么德远大师今天晚上没有出席会议。

原来是追查失物去了。

我们聊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随后告辞离开。

回来的时候李安安已经睡下了,我们也不便打扰,各自洗漱睡下。

一夜无梦,次日清晨,我听到院子里有讲话声,便赶紧起床洗漱,随后走了出来,瞧见是武当的天蚕道长和李廷卫,以及旁边的几个随行人员。

我瞧见这两人的精神很不错,眉眼之间都有笑容。

我起先有些意外,随即就明白了一件事情。

少林的达摩杖与武宗舍利失窃之事,虽然只是在小范围流传,但他们恐怕是知道了的。

所以他们的情绪才会如此。

并不是说他们有幸灾乐祸的心思,而是因为这样的结果,让他们受到的舆论谴责,没有先前的那般激烈。

不管你少林搞得场面有多么隆重,但东西到底还是丢了。

反倒是武当,虽然当初拱手相让,为了避祸,将真武剑给送了出去,但事实上,那剑却还在武当弟子手中——尽管武当一直没有口头承认,也让李安安不要返回武当山,但这样的事实,却还是让许多人哑口无言。

面子里子都有了,他们如何不开心?

我瞧出了这里面的猫腻,但看破不说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瞧见我出来,天蚕道长和李廷卫都过来打了招呼。

昨日的比斗,他们也在现场,能够瞧出我的实力,也知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作为年轻一辈风头最劲的人之一,他们还是保持足够的尊重。

简单寒暄之后,他们告诉我们准备离开。

李廷卫与我又聊了几句,希望我能够照顾好李安安。

他显得十分客气,说让我费心了。

我笑着点头,说没问题。

事实上,更多的时候,是李安安照顾我们。

武当离去之后,我们也简单收拾了一会儿,随后离开。

临行前,自然还是得去跟天机处的人告辞,无论是彭剑雄,还是李洪军,又或者小狗,我们都得打声招呼。

不过他们也很忙,各种事情缠身,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简单打过招呼之后便离开了。

离开少林之后,我们前往了登封,又转车前往郑州。

票是晚上的,我们得待小半天,于是便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

出行的时候,自然是用了人皮面具遮掩行踪,连李安安也都有一副,毕竟这一次的大会人多眼杂,不知道有多少人混在其中,倘若说没有心怀叵测者,又或者夜复会的奸细,这话儿我自己都不信。

所以出行前,我们有过精心地乔装打扮,尽量装成是过来凑热闹的普通江湖儿女。

我们在小旅馆休息了两个小时,随后又出去晃荡了一下,走走街头巷尾,感受一下当地的风俗民情,并且找点儿当地特色的小吃尝一尝,时间倒是过得挺快的。

等我们下午从一家老字号的胡辣汤小店出来的时候,马一岙不经意地说道:“走了。”

李安安愣了一下,说什么走了?

我说道:“盯梢的人么?”

马一岙问我,说你也注意到了?

我点头,说从出少林就一路跟着,我好几次都控制不住,想要将人给拿下来,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

李安安一头雾水,说我怎么没有注意到?

马一岙笑了,说如果你一年四季都被人视若眼中钉,到处都被追杀,时不时蹦出一两个亡命之徒来给你捅刀子……那个时候,你的警觉性,可能会比我们强上百倍、千倍……

李安安想了想,苦笑着说道:“其实也差不多了,我现在还不是给弄得无家可归了么?”

我说这不一样的。

说着,我讲起了当初黄泉引设套,集齐各路高手过来埋伏当时还不是很厉害的我与马一岙之事来。

当时的重重危险,现在想起来,让人不寒而栗,忍不住地后怕。

李安安却找到了重点,说道:“那个长戟妖姬,现在在哪儿呢?”

马一岙说道:“在天机处手里,只不过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说按道理讲,应该是活的——天机处一直视黄泉引为最大的犯罪团体,甚至比夜复会还要重视,而长戟妖姬是目前能够抓到的,黄泉引最核心的人员之一,她甚至还是噬心魔的养女,你想想这关系,天机处能不重视么?

李安安忍不住说道:“既如此,黄泉引也会很重视啊,你们说会不会又出现之前那鲁大脚一样的事情?”

这……

马一岙想了想,说道:“ 吃一堑,长一智,应该不会吧?”

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了。

打电话进来的人,是李洪军。

马一岙接通,听到李洪军在电话那边严肃地说道:“你们现在在哪里?”

马一岙如实告知,说在郑州,问怎么了。

李洪军说道:“出事了,前来参加集会的好几路人,目前都受到了袭击,彭队担心你们出事,让我赶紧跟你们联络一下……”

袭击?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胡车的威胁4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 事情的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