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十卷 江湖乱局 > 第三十八章 别3

第三十八章 别3

更新时间:2018-06-11 8:16:50

我应答了几句,随后问道:“妈呢?”

父亲说道:“你妈还在对账呢,最近店子里挺忙的,人多且乱,人员也有些变更,她是个操心的命,不把这些账目对完,都不肯睡觉……”

听到这话儿,我原本还有些难过的心,却多少有些释怀。

当初的决定是没错的,与其让父母浑浑噩噩地“安度晚年”,还不如让他们拥有自己的事业,这样子的话,他们就不会因为我没有陪在身边而寂寞孤苦,而即便是我有了什么三长两短,也不会一直沉浸在阴影里,走不出来。

我有我的世界,而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

我与父亲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然而知子莫若父,父亲感觉到了我的心不在焉,便直接问道:“你这孩子,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大半夜的,跟你老子还兜什么圈子?”

我听到,苦笑了一声,然后说道:“爸,我现在有一件事情需要去做,但十分危险,有可能就回不来了,所以打电话给你,算是做个告别吧。”

父亲一听,有点儿激动了,问道:“你去做什么事情啊?能不做么?”

我苦笑着摇头,对着话筒说道:“不行,我必须去,这是我的责任。”

电话那头的父亲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现在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主张,我拦不住你,也不太懂你的事情,不过希望你能够有分寸一点,碰到危险,能避就避,不能避,那就别丢我们老侯家的脸,知道么?”

我没有想到父亲竟然会讲出这么一番说辞来,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好。”

父亲问道:“需要叫你妈过来听电话么?”

我说好,不过你别告诉她这件事情,我怕她多想。

父亲说放心,我知道。

接着我又跟母亲聊了半小时,电话那头的母亲依旧唠叨,跟我聊一些家长里短的琐碎事情,又说了许多生意上的事儿,紧接着又跟我催婚,总之各种琐碎,这些事儿我之前并不乐意听,都是嫌烦,然而现在却显得很认真,耐心地听她唠叨着,一直到她嫌我烦了,挂断了电话。

我挂了电话之后,深吸了一口夜里的冷空气,人变得精神了一些,然后去大街上面拦出租车。

这会儿已经是深夜,街上的的士少得可怜,我等了老半天,方才等到了一辆。

那的士车停在路边,司机摇下了窗户,打着呵欠问道:“去哪儿啊?”

我说去鲁谷(BB)山吧。

司机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就要踩油门了。

我瞧见他一副遇见鬼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赶忙拦住他,说道:“你别怕,仔细瞧一瞧,我,大活人呢。”

那司机一口京腔,说道:“嘿,师傅,您这是闹哪样呢,大半夜的,跑鲁谷山去?”

我说你放心,鲁谷山上,埋的都是堂堂正正,正气阳刚之辈,闹不了您。

司机瞧我一脸正气的模样,这才让我上了车,随后一边往前走,一边跟我攀谈,想要探我的底细,然而我这会儿也是疲惫不堪,哪里敢跟这京城侃爷搭茬,聊了两句,就闭上了眼去。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地方,那的哥正在旁边拍我肩膀催促呢。

我付了账,然后下车,在鲁谷山附近逛了一会儿,然后摸进了里面去。

这会儿的天,已经蒙蒙亮了。

之所以来这个地方,倒不是别的原因,而是我记得之前与小曲闲聊的时候,他告诉我,总是听新闻说大人物都埋在鲁谷山,他以后要是死了,能够埋在那儿,也算是没有白来这世上一遭,值了。

我离山之前,想起这一遭,在山门前跟王大明聊过,他也赞同我这么做。

所以我就来了。

鲁谷山就是人们常说的BB山,一般人进不来,我不太懂这风水学,也怕被人打扰,所以并没有挨着陵园,而是勉强找了一个向阳的小坡,挖了坑,将小曲给埋下。

弄完之后,我亲手削了一个木质墓碑,并且在上面写下了五个字。

曲无山之墓。

摸着那墓碑,我仿佛又瞧见了那个一脸没心没肺笑容的杀马特年轻人,在对我傻乐。

我又整理了一下周围,然后拍了拍浮土,低声说道:“一路走好。”

转身,下辈子见。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三十八章 别2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重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