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五卷 > 第三十六章 临危不变,大将风度

第三十六章 临危不变,大将风度

更新时间:2018-01-07 22:10:45

有“玄冥二老”鼠王普锐斯和大猩猩格瑞拉这样的例子在,所以听到“乾坤二老”的时候,我的心脏一阵狂跳,知道真正的麻烦来了。

当宛如十三级台风一般的冷热狂风,从东西两侧陡然升起的时候,我瞧见马一岙和小狗的脸色都有些惊惧。

敌人,很强。

无论是眼前的对手,还是我们三人,跟这两人,都不是一个级别。

轰……

恐怖的风压之中,两道黑影陡然出现,宛如魅影一般,落到了圈子的外围,而下一秒,我就感觉到一股寒力,倏然出现在了我的胸口处。

我的反应十分迅速,当下也是将熔岩棒往前一横,却有一只爪子,陡然抓在了我的熔岩棒上。

而如果没有熔岩棒挡着,这一下,仿佛就直接抓在了我的心脏处。

我吓了一大跳,往后退去,没想到那爪子并没有放开,而是陡然一抓,往回拽去。

而这个时候,我瞧见了对我出手的这人,却是一个满头银发,却长着一张成熟美艳脸庞的妇人。

她的脸看上去仿佛只有二十七八、三十来岁,但脖子处和手上的皱纹,却犹如干枯树皮一般,完全就是七老八十、垂暮之年的模样,更让人觉得难过的,是她的身上,还散发出一股陈腐、古怪的气息来,有点儿尸体发臭的气味。

如此古怪的反差,让那银发美妇在我眼中,显得格外恐怖,而她猛然往回的那一拽,却如同猛兽一般,让人难以抵挡。

很强。

好在敌人虽强,我也不再是初入江湖的小角色,在一瞬间,将浊阴之力涌入了熔岩棒中。

力量的狂涌,使得那根看上去如同石头疙瘩般的棒子,在瞬间变得炽热发光,里面流动的岩浆凝而不散,散发出了极度的高温来。

那银发美妇受热,爪子陡然回缩,却是化作了冰霜之色,上面有腾腾雾气笼罩着。

而另外一边,小狗发出了一声怒吼,却是被袭击到了,连同着朱雀一起摔倒在地。

我陡然回头,却见一个满身火光的秃头老汉出现,双手满是明黄色的火焰,想要再次攻击,却给马一岙给挡住了去。

觉醒了金蝉子体质的马一岙没有再负重前行,此刻也爆发出了极强的实力,折扇一挡一抽,却将那家伙给逼开去,随后他却并没有去救小狗,而是脚尖一挑,将昏迷之中的朱雀给揽在怀中。

他折扇一回,抵在了秦梨落雪白修长的脖子上,厉声喝道:“住手,否则我切下她的脑袋!”

时间紧迫,他只来得及说出这么一句话。

那个秃头老汉给他喝住,翻了一下白眼,冷然说道:“年轻人,你说停手就停手?呵呵呵,有本事,你把这小娘子给杀了……”

马一岙被他盯着,额头上的汗水滑落下来,一脸认真地说道:“你不要逼我。”

秃头老汉个子不高,穿着一件老式褂衫,后脑勺上面有一道疤痕,从头顶一直延续到脖子处去,旁边还有针脚,仿佛上面盘踞着一条红亮的肉色大蜈蚣,十分恶心。

他哈哈大笑,说来,来,你有本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给身后的人打断了:“好,你先别着急,有事慢慢商量。”

秃头老汉脸色一变,猛然扭头来,喝道:“我说话,哪个在……大司马,你这是干什么啊?”

他前半句在呵斥,而后面瞧见说话的那人,居然是长戟妖姬,脸色却是缓和了许多,不过眉头皱起,显然心中还是很不满的。

长戟妖姬缓缓伸出了手指,朝着马一岙那儿指去。

大家朝着他望去,这才发现,被他揽在怀里的朱雀,也就是秦梨落,脖子处,居然有鲜血往下滑落。

他是真的准备杀了秦梨落。

正因为感觉到了马一岙的决心,一直旁观不插手、只负责指挥的长戟妖姬,方才及时出现,制止了这一切。

而这个时候,与银发妇人交过手的我,也退到了马一岙旁边来,将他护住。

旁边的小狗颇为狼狈地拍打着身上的火焰,灰头土脸。

而周围,十几二十人,将我们给团团围住。

长戟妖姬走到了前面来,典型的黑色短发,以及面无表情的脸,凝视着我们好一会儿,这才对马一岙说道:“现在的你,跟当初见你的时候,差别很大啊,整容了么?”

面对着重重强敌,马一岙却不慌不忙,微笑着说道:“主要靠气质。”

长戟妖姬指着身边这两个老东西,然后说道:“知道他们是谁么?”

马一岙点头,说道:“黄泉引有十老,分别是玄冥二老、乾坤二老、奇门二老和神户四老,你既然自报家门,我自然知晓,这两位,便是坐镇新加坡的乾坤二老,大名鼎鼎的秃头龙王李隆言,和雪花神女柯荔枝,对吧?”

长戟妖姬点头,说不错,不愧是王朝安的弟子,一看就知道是大家子弟,见识不浅——如果是这样,你也应该知道,在他们两人的面前,你们应该是逃不了的,既如此,何不束手就擒?

马一岙哈哈一笑,说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呢,凭什么我们就不能反抗一下?

长戟妖姬指着马一岙挟持的朱雀,说这就是你所谓的反抗?拿你兄弟女人的性命,来要挟我们?

马一岙十分平静,并不理会长戟妖姬的嘲讽,而是平静说道:“你们的主子,给你们下的命令,想必是活着的秦梨落,如果死了,是会有很多人担责任的,对不对?”

长戟妖姬冷然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马一岙保持着那惯有的笑容,继续说道:“死去的秦梨落,身体里融合的朱雀妖元,会随着肉身失去了活力而迅速消散,而这样的秦梨落,并不是你们主子愿意见到的,对吧?既如此,你说她是不是就成了我们唯一的生门呢?”

原来,这就是马一岙毫不犹豫挟持秦梨落的原因啊?

我心中方才释然,而长戟妖姬则在冷笑:“你的想象力很丰富,怎么,你想要凭借着她的生死,来威胁我放你们离开?”

马一岙点头,说正是如此。

长戟妖姬伸手,指着旁边的银发美妇说道:“柯老,麻烦你给他看看。”

那银发美妇修为很高,此刻全神戒备,气息张扬无疑,却是一整片冰雪纯净的白色,而听到长戟妖姬的话语,随手一捞,却有一大坨的雪球,从地上浮现出来。

它浮现之后,不断旋转,然后渐渐变大,十几秒之后,一个半米直径的冰球,出现在了银发美妇的右手食指间。

她举重若轻地用一根手指,顶着这颗晶莹剔透的冰球滴溜溜地转动,而长戟妖姬则缓缓说道:“你刚才的说法,只对了一半——我们的头儿,的确是让我将人给带回去,但即便是死了,有雪花神女在,将她的尸体冰封起来,损失其实也并不多……”

长戟妖姬简单的话语,直接将我们逃生的希望给湮灭。

然而马一岙却并不在意,笑了,说既如此,你又何必喊停呢?来吧,你们动手,我杀人。

此时此刻的马一岙,脸色平静,中性的脸上洋溢着温和的笑容,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像是准备杀人的样子。

而这样的马一岙,让长戟妖姬来了兴趣,她也笑着说道:“有些事情,既然能够做到完美,为什么要留遗憾?咱们不如来谈一谈,探讨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方案?”

马一岙说道:“比如?”

长戟妖姬说道:“比如你将人留下来,而我们一个小时之内,不会对你们进行任何追杀;在这期间,你们有多远逃多远;而时间一结束,到时候咱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如何?“

马一岙说道:“听着好像挺有建设性的样子,不过……”

长戟妖姬挑眉:“不过什么?”

马一岙微笑着说道:“不过黄泉引的信用,一直都不好,你叫我如何相信你们呢?”

长戟妖姬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想怎么办?”

马一岙指着下山的路,说不如这样,你放我们离开,半小时之后再追杀,到时候大家再碰到,各安天命,你看如何?

长戟妖姬冷冷说道:“你当我是傻子么?到时候你又拿她来威胁我们呢?”

马一岙笑了,说正如你所言,你刚才的建议,是拿我当傻子么?

长戟妖姬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看向了我,说侯漠,马一岙拿你恋人的性命来威胁,这事儿你怎么看?

我没想到她居然会挑唆我与马一岙的关系,不由得笑了,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长戟妖姬说道:“不如这样,马一岙你留下来当人质,我放了侯漠和秦梨落,以及你们这小兄弟离开,你看如何?”

她突然转换话题,让我们有些措不及防,就在我们准备考虑这个的时候,小狗突然大声吼道:“小心。”

他猛然出手,一脚蹬向了马一岙的身后,将一个黑影子给陡然踹开去,而就在这时,突然间一道发白的火焰,从马一岙的背上涌现出来,化作莲花万朵,落到了我们的周围。

关键时刻,朱雀醒了。

点击此处领取现金红包,点击此处就能领!

书荒?点击此处阅读徐公子胜治新书《方外:消失的八门》,每天一更。

===另一本书《小张与小丽》,18岁以下的不要看哟!

第一次见到小张,是相亲时。我妈跟我说她多好多好,某某名校毕业,多少男生跑断了腿,配我这个职专生绰绰有余,后来才知道不过是三本分校而已。

小张有点圆脸,长发飘飘的,坐在那里知书达理,对长辈抱有耐心的笑,偶尔和我有个眼神接触,也是转瞬即逝的样子。

这是我第一次相亲,并没有体会到一见钟情的感觉,连来电都没有。大人让我送她回家,我们并肩在街上走,有一搭没一搭说话,尴尬的难以置信。走着走着我就想,难道真的要和这样一个陌生人过完下半辈子吗?

于是我就不争气的开始想小丽。

吃散伙饭时,都喝多了,大家乱哄哄凑钱去搞成人礼。有人满嘴仁义道德,可见大伙儿来真的,两百大元比谁放的都快,还强辩“我只是陪你们去,我又不玩那个。”后来那个人做了机关领导,令人不可思议。

小丽推门进来,穿一件很薄的衣服,倚着门框问我,“可以吗?”

我必须故作老练,被不然被失足看扁了多丢脸,很久以后才知道失足的眼才是阅历天下,谁也逃不过。是人是狗,一丝不挂躺那儿,一目了然。

我说,“就你吧,赶紧的。”

她就笑,带上门,唤我起来,铺了一层塑料单子的东西在床上,轻道,“你看你,那么急往上躺,你也不知道等我上来,多脏呀。”

我一愣,“很脏吗?”

她就笑了,“第一次来吧?那么小,不学好。”

我脸刷一下就红了,想狡辩,又怕再被一语戳穿,到时更丢脸,于是转移话题,“你也不大啊!”

她铺好床,把我放上面,“比你大多了,你得喊我姐姐。”

我更觉得丢脸,“少来了你。”

她很认真的盯着我看,说,“你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我大你五岁。”停了停,笑道,“叫阿姨我会生气的。”

她说很好听的普通话,听不出是哪里人。

她解我浴袍,我下意识躲了一下,她也一愣,随即想到什么,“那你自己来好了。”

后续内容点击这里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身陷重围

下一章:第三十七章 朱雀花归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