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六卷 > 第二十九章 人头流星锤

第二十九章 人头流星锤

更新时间:2018-01-28 20:03:22

第二十九章 人头流星锤
说真的,夜行者觉醒这件事儿,绝对不会比修行者入门、感受到“炁”,也就是科学上所说的“能量”、杂家中奇门遁甲的“甲”要来得容易。

甚至可以这么说,想要觉醒出老祖宗留在遗传序列里面的血脉,解开那把基因锁,绝对是难之又难。

对于夜行者家族来说,经过一代又一代的摸索,特别是血脉纯正的情况下,或许是几率更大一些,但如果是“泯然于众人矣”的隐性基因来说,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稀释,那绝对是相当困难的。

甚至比修行者要难上无数倍。

正因为如此,离别岛的启明蛊,以及一些能够引导夜行者觉醒的法器和手段,方才会如此的珍贵。

而即便是这样,夜行者觉醒的风险依旧很大,一个不小心,就如同踏进了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但是就在这般困难的情况下,我在短暂而有限的时间里,连续瞧见两人觉醒,化作了夜行者来。

从这一点来看,那个“土地老爷”的选择,还真的是没有错。

竟笼村的村民,应该就是清朝中叶肆虐海南岛中部地区那批“妖魔”的后裔,他们的血脉浓郁而纯正,只要经过引导,便有极大的可能性,觉醒成为了夜行者。

瞧见那个麻风病人与巨人观的肥胖尸体融为一体,我心头震撼,想要往后退去,却听到“啊”的一声惨叫,撕心裂肺。

我回过头来,瞧见那人浑身的麻风瘤子裂开,簌簌下落,露出了煮熟鸡蛋一般白嫩的肌肤来。

而那肌肤,又与那腐烂、散发着恶臭的巨人观尸体融合,粉红色的肉芽不断累积,变化为墨绿色的肤色,而他整个人,镶嵌在那尸体之中,就仿佛穿上了一套腐烂尸衣一般。

我回过头去的时候,发现那人已经在极为痛苦的觉醒之后,显化出了本相来。

是一头鳄鱼!
短吻鳄,冷厉的双眸散发着幽光,恶心的黏液顺着尸液,从嘴角滴滴答答地落下来,雪白的牙齿,还有它身上那一件独一无二的尸囊,都显露出了十分凶残的扮相来。

这是一头凶鳄夜行者。

我与它四目相交的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陡然生出了几分说不出来的惧意。

我知道,夜行者的分级之所以得不到主流人士的认可,就在于夜行者的血脉是有强弱的,这与它本相拥有的力量相关。

就比如说寅虎夜行者,天生就强于其它,那是因为虎啸山林,本身就是凶兽;又比如说传说中的洪荒野兽,就比除“龙”之外的十二生肖夜行者强;再比如说我,一个还算不得觉醒的小妖,即便是面对大妖级别的夜行者,也并不心慌,凭恃的根本,还不就是“灵明石猴”的血脉么?

所以白老头儿和天机处的老人儿,都觉得以前游侠联盟对于夜行者的划分,并不准确。

我知晓这样的情况,所以对于这么一个刚刚觉醒的夜行者,并不敢怠慢。

说不定对方也有将我弄死的手段。

第六感不会骗我。

面对敌人,我并不打算逃离,习惯性地深吸了一口气,结果给那浓郁的尸臭给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而下一秒,那家伙已然怒吼着,朝着我这儿猛然扑来。

说句实话,在我眼中,对方这架势,真的就如同一坨移动的翔。

怎么办?

打也不是,毕竟一棒子挥下去,无数让人恶心的尸液和血浆就会飞溅出来,而不打也不是。

毕竟它这架势,是想要我性命。

在这样的纠结情绪下,那家伙已经冲到了我跟前来,生死关头,我终于不再犹豫,长棒前指,一记“先锋手”,想要将对方给震慑住。

两人相斗,气势先行,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对方虽然觉醒,化身为妖,但即便是妖,也就是夜行者,终归到底,还是人。

是人就有人性,有恐惧,有惧怕,有不敢为之的心里。

我这一下,就是要震慑住对方的心灵,让他知晓,与我争斗,是一件极为错误的事情。

我这一棒子撩过去,气势惊人,夺人心魄,却不曾想对方居然不闪不避,就这帮撞了过来,结果那棒子正好就抡到了那尸衣的脖子处。

炙热的棒头,正好撩到了那如同泡发海蜇一样的腐肉上面,顿时就汁液飙射。

紧接着整个巨人观尸体的脑袋,都仿佛要坠落下来一样。

而下一秒,那家伙手中抓着一样东西,朝着我陡然甩来。

黑暗中,我是极尽全力,方才能够把握对方的模样,此刻瞧见那黑乎乎的东西陡然甩来,摸不透到底是个啥,只有往后退去,等我认真打量的时候,方才发现,那玩意居然是就是那件“尸衣”的脑袋。

而连在后面的,居然就是尸衣的整条脊椎骨。

这个家伙,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居然将那身上那具尸体的整根脊椎骨,连同脑袋,都给拽了下来,当做武器。

我瞧见这家伙把一根脊柱,连同脑袋甩得跟流星锤一样,虽然并不害怕,但还是生出了强烈的惊悸来。

这家伙的心理到底得有多强悍,方才能够如此淡定啊。

他难道就不觉得恶心,不觉得害怕么?

又或者,那具巨人观的尸体里面,其实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比如说那些粉红色的细线,以及将尸体操纵起来的东西,是不是那“土地老爷”控制人的手段呢?

我心中惊骇着,越发觉得恶心,熔岩棒陡然起势,与敌交手,想要将那人骨武器给砸碎了去,却不曾想彼此相交之下,碎肉和尸浆飞溅之后,那玩意化作白骨,居然越发坚韧起来,完全没有普通骨骸的脆弱。

而这个事实,我方才发现,无论是那脊椎骨,还是颅骨,上面居然都浮现出了许多细碎的凹槽来,那些凹槽彼此相连,最终仿佛化作了某种符文法阵。

它上面的黑点如有生命一般,仿佛有许多游动的小蝌蚪。

果然……

我与那家伙拼斗着,他手中的人头与脊椎经过几次拼斗之后,甩干碎肉,最终化作了一根“人头流星锤”来。

他也越战越勇,完全不像是简单的村民那般简单而此刻的我,身上或多或少也沾染了一些腥臭难挡的尸液碎肉,心中无比憋闷,终于忍不住了,又呕吐了出来。

胃中的残存得到了又一次的释放,喷溅一般地往外涌出,而那家伙面带得色,越发凶狠起来。

这个时候,我终于忍耐不住了,双手抓住了手中的熔岩棒,妖力狂涌,那棒子也变得格外炙热起来。

原本凝固住的熔岩,也化作了流动不息的熔浆。

我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僵硬。

对着这个肆意挥洒尸浆的家伙,我冷冷说道:“去尼玛的!”

轰!

熔岩棒带着无边的炙热和火焰,朝着前方猛然砸去,正中那布满黑色符文的颅骨,只听到“咔嚓”一声,却是我的力量,最终打破了对方精心凝炼而成的人骨法器。

而这一下,如同我吹响的冲锋号一般,接下来的我势如破竹,熔岩棒上下翻飞,将对方给屡屡击破。

短暂之间,他已经受了好几处的重击,摇摇欲坠。

事实上,如果在之前的时候,我就这般狂攻,只怕他也是支撑不住的。

只不过我刚才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忌讳,不想太过于激烈,免得染上一身尸臭——废话,换做是任何正常人,恐怕都不会跟一坨翔计较太多。

而此刻我已经变成这样,就再也没有什么顾忌了。

破罐子破摔而已。

在我的猛烈进攻下,那家伙终于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在又一次的交击之下,我将对方“人头流星锤”的顶端,也就是那个颅骨给砸碎之后,他没有再向前,而是转身就跑。

他跑,我自然追,毕竟弄我这一身的尸液和碎肉,就想拍屁股离开,我如何能忍。

双方一追一逃,差不多过了好几个路口,最终又来到了一个宽敞空间内,我终于将人追上,上去就是一棒子,将他给直接砸晕了去。

当瞧见对方倒伏在地,再无爬起来的力量,昏迷不醒的时候,我方才停歇下来,一边喘气,一边打量周遭。

而这一看,我差点儿给镇住了。

这儿,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八卦阵,我脚下踩着的,是八卦之中的“乾卦”,头顶上是七八米高的穹顶,有幽幽光芒,青绿之色,而从上面又落下了八根巨大的锁链来,最终落到了八卦阵的核心之中去。

那核心处,却是一个阴阳鱼的造型,最中间有一个青铜巨鼎,差不多一丈多高,八根锁链,正好就落在了鼎上。

那八根巨大的锁链,正好是锁住了青铜巨鼎。

鼎下,仿佛有一个竖洞。

而鼎身之上,则有文字。

我眯眼打量,发现是很长一篇,而落款的四个大字,我却十分熟悉。

游侠联盟。

我还待上前细看,却给另外一堆物体给吸引住。

人头,累积满满的人头,相互堆叠在一块儿,一眼望去,各种扭曲狰狞的面孔落在上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麻风病人,也有普通模样。

足足三十来个,而最上面的一个,我居然还是认识的。

麻七。

我心中震撼,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我的身后,悠悠说道:“怎么样,对我的作品,满意么?”

我听到,浑身一震,缓缓转过了身子来。

一个挺拔昂首、玉树临风的男子,出现在了倒伏的凶鳄夜行者身边,眯眼打量着我。

我盯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觉得有一些熟悉。

这人是……

小佛说: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好吧,今天加更。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白毛僵,巨人观

下一章:第三十章 物归原主 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