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六卷 > 第十三章 八指神丐变七指

第十三章 八指神丐变七指

更新时间:2018-02-12 8:25:38

第十三章 八指神丐变七指

包厢里面,一个脸色发黄,双手各有一只断指的老乞丐,一个中年独耳乞丐,还有一个稍微年轻一些、面黄肌瘦的乞丐,三人正在里面大快朵颐呢,马一岙突然之间的杀出,让他们有些猝不及防。

 

那老乞丐最为淡定,瞧见鱼贯而入的马一岙、我、卢本才与朱雀,陡然一拍桌子,骂道:“敬什么酒?我们认识么?滚!”

 

他倒是十分强势,而我随着马一岙进了包厢之后,直接堵在了唯一的一扇窗户前,并不说话。

 

马一岙笑吟吟地说道:“我有两杯酒,一杯是敬酒,一杯是罚酒,你们不喝敬酒,难道是准备喝罚酒么?”

 

面对着马一岙的挑衅,三个乞丐顿时就意识到,我们是冲着他们来的了。

 

不过三人艺高人胆大,特别是那老乞丐,当下也是冷笑一声,随后一跃而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陡然分开,朝着马一岙的双眼戳去:“敢招惹我们,瞎了你的狗眼。”

 

二龙戏珠。

 

那人出手歹毒狠辣,一上来就要戳瞎马一岙的双眼,显然也是抱着“擒贼先擒王”的想法,一举将马一岙给拿下,随后震慑住我们其余的所有人。

 

只不过,马一岙又岂能是那么好对付的?

 

当下马一岙也是单手做掌,挡住了老乞丐的攻击,随后猛然一脚,直接踹在了那老乞丐的下身处。

 

那家伙也是强,猛然运气,那裆部如同铸铁一般,硬生生挡住这一下,随后又开始反攻起来,而其余两人也是一跃而起,朝着其他人展开了攻击。

 

我守在窗边,拦住逃脱的路口,所以最先被照顾,对我出手的,是那个独耳中年乞丐。

 

他从桌子边摸出了一根短棍来,朝着我当头打来。

 

那人修为一般,但这短棍挥来的气势,且有几分不俗,很显然,他对于这手段,是有着一定理解和感悟

感悟的。

丐门什么棍法最出名?

自然是打狗棍。

这一门手艺并非是出自于金庸先生的小说话本,而是确实就有其事,而且也并不是什么丐帮帮主所有,它是广大的丐门中人在长期的乞讨生涯中,与狗夺食,一点一点积累出来的经验和教训。

这手段打狗凶狠,直指要害,打人也是无端凶险。

不过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

我先是避开了他最为凶狠的先手,躲了两处锋芒,随后陡然出手,贪狼擒拿手出击,三两下,就将那根短棍子给拿到了手里来。

这短棍子是桦木材质,十分坚硬,而且因为常年的油腻养着,莫名就有几分“人气”,我用手掌握,居然给给“刺”了一下,不过我并不在乎,当下也是死死攥着,然后对那独耳乞丐笑着说道:“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棒法。”

先锋手,画地为牢,夺命……

简单几手,那独耳就给我弄得团团转,最后我一棒子敲在了他的额头上,发起了清脆的炸响,那人头冒鲜血,哀嚎一声,直接摔倒在地了去。

而我这边刚结束不久,包厢里面短暂的战斗也全部结束了。

那老乞丐给马一岙擒住双手,将他整个人都按都按在了桌子上,那桌子上的大盘小碗,汤汤水水,全部都弄到了他的身上去,而另外一个家伙,则被卢本才给堵到了。

这哥们儿心中本就有怒气,这些日子奔波的劳苦和艰辛浮上心头,又加上师父被人算计的悲愤,陡然爆发出来,却是直接将那小子给打晕了去。

人打倒了,他还欲再上,朱雀却出手拦住了他。

不拦不行啊,再上手,人就要打残了。

他是真的猛,出手毫无顾忌。

战斗迅速结束,马一岙按着那人,缓缓说道:“别声张啊,咱们的事情,咱们私下处理,你们若是弄得满城皆知,那么我们就只有干掉你们再跑路了。”

老乞丐给按在桌面上,一身油水,痛苦万分,艰难地说道:“兄弟你到底是什么路子?”

马一岙问道:“你又是什么路子,说来听听。”

那人报上了名号:“我是豫章丐门的八指神丐我们的老大是飞天夜猫,您认识他吧?给个面子,您刚才的那杯敬酒还在么?我喝,我喝,给您赔不是……”

马一岙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指着他的断指,说你这名号,还挺有意思的,不过得改名了。

老乞丐一愣,说啊,为什么啊?

砰!

马一岙陡然出手,摸出一把锋利的短刃,将老乞丐撑在桌面上的左手尾指斩断了去。

“啊……”

老乞丐再次发出了凄厉的叫声,马一岙则悠悠说道:“都跟你说了,保持克制,不要再叫了,否则你这是在害大家……”

老乞丐听到,强忍着巨大的痛苦,额头憋着冷汗,说道:“你们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马一岙嘻嘻说道:“八指神丐,哦,不对,七指神丐,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问你七个问题——回答正确了,你可以保持现有的称号,而回答不正确,你可能又要改名字了;每错一次,就需要改一次名,挺麻烦的,所以,我希望你最好如实回答,可以么?”

他一上来就毫不犹豫地斩断对方的尾指,显得冰冷和暴戾,让人心惊,也表明了自己是一个富有实践力的人。

他说的话,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会死人的。

老乞丐没有了原来的淡定,慌忙点头,说道:“知、知道,兄弟,你尽管问就是了,我……”

马一岙说道:“第一个问题,既然是豫章的,为什么要捞过界,跑到我们江州来?”

老乞丐回答:“兄弟,你也是我们丐门的?我不是捞过界……”

啪!

马一岙直接给了他一巴掌,差点儿没把人扇得昏过去:“我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提醒你,没事儿别回答与问题无关的事情,我的耐心有限,尽量把握重点,知道么?”

老乞丐很痛苦地说道:“懂,知道了。”

他接着说道:“我们是被老大飞天夜猫派过来办差事的。”

马一岙很满意,又问:“办什么差事?”

老乞丐犹豫了一下,说道:“有个人,得罪了我们老大,我们老大一直想要对付他,但是又没有合适的机会,正好这次碰到一个人,那人是他的徒弟,准确地说应该是弃徒,那人也想对付他,所以双方就一拍即合,我们也过来帮忙了。”

“那人的名字,应该叫做谭云峰吧?”

“对,您怎么知道的?”

“也就是说,你们就是卢波背后的人?”

“谈不上背后,大家只是相互合作而已——兄弟,你们就是谭云峰的朋友?对、对不起,我们狗眼,有眼不识泰山,你饶过我们这一回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他开始求饶起来,而马一岙则说道:“江湖事,江湖了,没事儿搞这种栽赃陷害的事情,就很无耻了。卢波前面几次,都是直接去找他师父,现在的迂回陷害,想必是出自于你手吧?老东西,本事不大,一肚子坏水啊?”

那老乞丐慌张说道:“这事儿,真不是我们的主意,都是卢波在弄的,我们只不过是在旁边帮帮忙而已……”

马一岙没有跟他再啰嗦,而是说道:“我不管你们怎么做,我只需要让谭云峰谭师傅立刻能够出来,一会儿我会给你们身上放药,不是蚀心散,是别的,不过功效更强,而你呢,帮我办两件事情,第一,就是告诉卢波,他身上的毒没有解,让他自己掂量一下,想死我不拦着,想活就别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事情,第二呢,你也进去,帮忙举证,赶紧把谭师傅给捞出来——我不管你怎么做,两天之内,我需要瞧见谭师傅堂堂正正地走出派出所,知道么?

老乞丐沉默了好一会儿,而马一岙则不客气地将那短刃再一次地举起来。

这回,他瞄中的,是那人的左手大拇指。

这一次再下去的话,这位八字神丐,每一次露出左手来,都只有一个造型。

V!

他终于不再坚持,垂头丧气地说道:“好,我保证,两天之内,让他出现。”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十二章 黄律师与三乞丐

下一章:第十四章 父母自有父母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