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六卷 > 第五十三章 马猴教官业务强

第五十三章 马猴教官业务强

更新时间:2018-03-01 20:15:54

第五十三章 马猴教官业务强

我被马一岙的调侃弄得有些不开心,瞪了他一眼,说我到底弯不弯,你心里没点儿数?

马一岙笑着说道:“我只是觉得,你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够忍得住,着实是有一些神奇。”

我问道:“漪梦迷迭香,是什么东西?”

马一岙说道:“这东西的成分很多,有纯植物的,也有提炼物,另外还有某些特殊夜行者血脉身上所带有的腺体分泌物,融合在一起,会变成一种强效催情、迷幻的香水,一般来讲,如果定力不够的话,很容易狂性大发,做出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而且这种香水特别针对夜行者,容易勾出夜行者心底里最原始的欲望和兽性来……”

听到马一岙的解释,我不由得想起了刚才楚小兔接近我的时候,我脑子里莫名的混沌。

她当时到底说了些什么,我根本就没有听进心里去,模模糊糊的,整个人好像是不受控了一样。

事实上,有一点我不太好意思说,那就是我当时脑海里,的确涌现出许多情欲横流的画面。

我甚至想要将面前这个妩媚迷人的女郎给扑倒在沙发上,然后肆意蹂躏,让她的那一对大白兔,变幻出各种造型来……然而所有的一切,却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当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秦梨落的那张脸,以及她双眸中清澈的眼神时,那欲火也就熄灭了。

特别是当楚小兔询问起我与田女皇的关系时,让我一下子变得清醒起来,总感觉这背后,似乎有一些我想不明白的事情。

我有些尴尬地揉了揉脑袋,然后说道:“你怎么来了?”

马一岙笑了,说有人算计你,我肯定得在旁边啊。

我说什么意思?

马一岙说楼道里我碰到了齐浩然和苏斌几个,这大晚上的,他们不在舞会上待着,不在学员宿舍待着,跑到教职工宿舍的楼道这里来蹲着,还偷偷摸摸的,你说是不是有点儿奇怪?

我听了,顿时就感觉到毛骨悚然——苏斌,就是那个眼镜男的名字。

而他与齐浩然,跟楚小兔走得都挺近,算起来,他们应该都是楚小兔的追求者。

这几人跑到教职工宿舍过来,到底是想要干嘛呢?

如果我刚才忍不住,跟楚小兔纠缠起来,为爱鼓掌的话,这几个人,会不会就冲进来,抓个正着了?

这般一想,我有些不寒而栗,说道:“是楚小兔叫他们过来的?”

马一岙摇头,说她与齐浩然几个没有交流,所以我不确定是她喊来的,还是那几个家伙跟过来的,不过你这个时候都能够把握得住自己的下半身,不给人留下把柄,这一点倒是让我挺佩服你的。

我哼了一声,说你觉得我是管不住自己的人?

马一岙说道:“通常情况下,夜行者远比修行者要更加有欲望一些,是因为他们体内的兽性,远比人性要强,所以才会更加放荡形骸一些。不过我在你的身上,没有看到太多欲望的表现,不知道是你天生具有佛性呢,还是因为并没有完全觉醒的缘故,总之你看起来,并不像是夜行者,反而是一个谨守清规戒律的修行者。这一点,很让人不安。”

我说我为什么?

马一岙说道:“天性就是天性,如果一昧刻意地压抑自己作为人的欲望,那么很容易就会憋坏了,心理扭曲,甚至会成为变态……”

我推了他一把,说去你的,你才变态呢,你全家都变态,你一村子的全部都是变态——说实话,我也是男人,肯定也有欲望,如果秦梨落的身体不是被朱雀鸠占鹊巢了,我早就把她给拿下了,凭我这身体,一夜十三次郎不在话下,你信不信?

马一岙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啊?这个啊,那你的速度有点儿快,你上次给我的文曲勾兑丹里有一个方子,是补肾的,防止ZX,要不要给你弄点?”

我笑骂道:“去你大爷的。”

两人说笑打闹,让我有些阴霾的心情总算是好受了一点儿,没有去仔细思考这里面的深意。

毕竟很多事情,是容不得深思的,因为细思极恐,越想越害怕。

随后我跟马一岙聊起了唐道的提醒,听到唐道提及的地狱八重寒界,马一岙变得严肃起来。

他揉了揉额头,说这个名字,好像是在哪里听过,不过一时半会儿,有点想不起来了。

我跟他详细解释了一遍,马一岙还是没想起来,对我说道:“唐道是个天生冷漠的性子,就算是对人关心,也表现得小心翼翼;但他既然跟你说了,自然不会是假的。咱们自己心里,得有些准备,然后我回头找人打听一下,那个什么地狱八重寒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吧。”

两人商量完毕之后,不再多聊,回房歇息。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除了教课,我一直都显得特别努力刻苦的修行,有时候还会经常找学院的老师们探讨学习。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楚中天教授后半段的时间里总是有一些不在状态,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问他,他也不说。

这期间我与唐道接触不多,有一次撞到了,我想要跟他详细聊起那地方,他却回避了我的问题,而是说道:“等到时候去到了那儿,你就知道了。”

他缄默其口,显得十分谨慎。

不过即便如此,我对待授课任务也并不怠慢,毕竟误人子弟这种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

而且我也挺享受学员们对我的敬重和热情,除了给夜行者班上课之外,我还给高级班和初级班上,好在学员们大概是听说过了我的实力,倒也没有人再跳出来挑战我,而我也用心地去教。

因为没有得到南华前辈的授权,同时也是保留自己的底牌,我没有传授九路翻云。

不过为了镇住这帮学员,我还是将自己对于枪棒之道的理解,以及从杨林老师那里学来的干货,都掰碎了、揉烂了,给学员们讲解。

我甚至还将武曲破天枪的许多理念和手段,也拿了出来,完全没有藏私的想法。

而正是因为这样的态度和理念,让我获得了学员们的尊重。

毕竟武曲破天枪虽然不如九路翻云这种顶级手段,但在江湖上来说,也是一流的法门,学员们如果在平时,是基本上接触不到的。

而除了我的课,李安安和马一岙的课也大受欢迎,特别是马一岙,不多的几堂课上下来,他已经拥有了一大群的忠实簇拥,迷弟迷妹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群的。

反倒是唐道,他因为拙于言语的表达,而且授课内容也并不新鲜,大多都是从专家老师的课里面做提炼,新瓶装旧酒,所以并不受学员喜欢。

不过对于这些,唐道一直都不在乎。

唐道似乎不在乎任何人对他的看法,对于这样的他,我有时候都有些好奇,他既然是这样的性子,为什么还要加入天机处这样的组织呢?

自己一个人浪荡于山野之中,自由自在,岂不是更加轻松?

或者说,他加入天机处,是有一些什么目的,或者诉求么?

我对唐道充满了好奇,只不过他似乎并不愿意在任何人面前表露自己的想法,所以也没有机会得到证实。

关于楚小兔,她除了那天夜里到我的房间里来坐了一下之外,再也没有与我私下接触,仿佛我们之前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去。

我们之间,除了老师与学生的关系之外,再无其他。

而随后,我陆陆续续听到一些关于楚小兔的传言,据说这一届的学员里面,好几个佼佼者,为了争夺她的青睐,在背地里大打出手,甚至还在比试场公开决斗过。

当然,名义上只是同学之间的相互切磋。

而不少女学员也在背地里说楚小兔是红颜祸水,是玩弄男人心的狐狸精。

我对于这些流言都过耳不入,并不会特别关心,因为我明白,一个人的心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其实是装不下太多人的。

既然我已经确定跟秦梨落在一起了,就没有必要再对别的女人胡思乱想。

更何况,如果前往昆仑山白虎秘境的考察工作真的那么危险的话,我也分不出其他的心思来儿女情长。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不知不觉间,我和马一岙在学院的教学任务就已经结束了。

最后一堂课结束后,我跟学员们做了告别,大家都很不舍,虽然只是短暂的十几天时间,但他们对我似乎生出了感情来。

就连最开始站出来质疑我的齐浩然和苏斌,都表现出了依依不舍的情绪来。

不过该走还是要走的,毕竟我们身上还有任务在。

当天晚上,学院的领导和教职工在小食堂给我们办了欢送会,赵院长高度评价了我们的教学工作,并且表示如果我们以后有时间的话,第三届、第四届,以及后面的每一届,都希望我们过来,同时也期待着我们办完事情之后,再回来参加实战演习的组织工作。

对于赵院长和一众老师的赞扬,我们表示了感谢,并且表示这是我们该做的。

次日,我、马一岙和唐道三人前往金城,随后乘飞机抵达边疆自治区的首府迪化,在那里等待着天机处组织的昆仑山考察小组全体成员的到来。

点击此处查看下一卷目录

第一章 科考队成员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五十二章 楚小兔入夜上门

下一章:卷尾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