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八卷 > 第二章 峰上雪山寺

第二章 峰上雪山寺

更新时间:2018-03-02 20:11:43

第二章 峰上雪山寺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是马一岙在调侃,毕竟这么久来,无论是他,还是我,对于生死之事,都已经看得想当淡了。

毕竟“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要是连这点儿觉悟都没有,又如何敢出来闯荡?

但是瞧见他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我感觉到了不太对劲,说你是听到了什么消息吗?

马一岙摇头,说黄大仙说他对于未来,是有一些预感的,对于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看的?

我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起这个话题来,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觉得不像是假的。”

马一岙点头,说道:“命运是一条大河,我们每个人都是河里面的鱼,有的鱼儿潜水往前,有的鱼儿随波逐流,而有的鱼儿则会偶尔跳出水面来看一下,而它看到的信息,很有可能,就是未来的景象……“

他说得着实有些玄奥,我有点儿闹不清楚,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也能够跳出水面来了?”

马一岙摇头,说没有,不过自从那天,从你口中听到地狱八重寒界之后,我做过了好几次的噩梦,每一次都感觉被压得喘不过气来,非常难受,而这样的情况是不正常的,我以前也没有遇见过。我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我相信,这一定是上天的某种提示。

我忍不住笑了,说你还信这个?

马一岙说道:“懂得越多,越知晓敬畏。”

在马一岙的劝解下,我最终还是写了一份遗书,或者算是后事交代,给的人不是我父母,而是马一岙的师父王朝安,说明我如果过世的话,让他帮忙将我那一份噬心蜂蜜的收成,交给我父母。

相信有着这些相当罕见的蜂蜜,他们两人的晚年生活,应该是有保障的。

除此之外,我就没有再多的想法,毕竟还是那句话,自从成为了夜行者之后,那平静如水的生活,已经离我太远、太远了。我们在迪化待了两日,一是队伍磨合,让科考队的成员们彼此熟悉一下,二来则是等待相关部门的关系协调。

而在此期间,科考队的几位头头,从彭队长到张洁张老师,再到监察部的谢宁,以及黄上尉,几人开过了好几次的小会议,而这些都没有让我们参与其中。

从他们的态度来看,我和马一岙还真的给当成了外人。

不过唐道和其余几个科考队成员也是一样的待遇,对我们而言,倒也不算是特殊对待。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明明是田女皇麾下重将的彭剑雄彭队长,对我和马一岙的态度却并不算熟络,甚至还有几分说不出来的敌意,这让我们都有些莫名其妙。

正是如此,使得我和马一岙在队伍之中的地位十分尴尬,有点儿被排斥和疏离。

而唐道虽然与我们算是熟人,但他却并不会过来当作润滑剂,帮忙舒缓。

事实上,他的性子也十分孤僻,除了与那个专门研究法阵、奇门遁甲的夏龙飞关系还算不错之外,与科考队的其他人也是很难有所交集的。

当然,之所以如此,我觉得也主要是麻衣世家出身的夏龙飞有着不错的真本事,而唐道正好也喜欢那些东西。

两人在一起,大多也都是研究这些。

说起来,看到这个高高瘦瘦、有些文弱的夏龙飞,我不由得想起了第一届高研班时,在高级班里,也有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同学。

只不过那位同学没有能够活下来,最终惨死在了实战演习之中。

即便是受到了轻慢,但是对于我和马一岙来说,这并不算什么,毕竟我们过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白虎秘境之中的乌金,为了这个,就算是忍受再多的气,我们也是可以忍受的。

只不过从高研班那儿的人人爱戴,一下子转到这儿的谁也不待见,骤然之间的心理落差,其实还是有的。

马一岙怕我想不开,还特地找我做了思想工作。

我告诉他,这是小事,反倒是让他因为我而受了委屈,让我有些于心不忍。

特别是接下来的行程,或许还会有着更多的危险。马一岙听到,忍不住就笑了,说没事,是金子就会发光,是锥子就会出头,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带上我们,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听到这话儿,我心里的怨气消解许多。

马一岙说得对,要想让别人承认你,就得表现出足够的实力来,要不然凭什么让别人对两个来历不明、半路插进来的家伙一来就充满了信任呢?

如此待了两天之后,队员们算是比较熟悉了,而相关的关系也理顺得差不多了之后,我们被塞进了一辆大巴车,前往乌孜别里山口一带。

路途上,黄上尉带队的猛虎班一直都很沉默,要么闭目而眠,要么就抱着自己手中的武器在擦拭。

而其余的队员虽然没有猛虎班那么肃然,但大体的气氛也还是比较沉闷的。

出于保密的缘故,除了领队彭剑雄能够与外界联络之外,其余的人,都是被收了通讯器材的,而抵达目的地之后,天机处会有一个专门的通讯小组与我们保持联系,科考队也会直接与一个多部门协调的三人领导小组对接。

这话儿是彭队长瞧见我们都有些无精打采的情况下说出来的,让我们知晓上级的重视。

除此之外,张洁老师还在路上,跟我们聊起了关于白虎秘境的种种传说。

事实上,夜行者的历史遗留千年、万年,特别是上古洪荒时期,更是有大妖层出不穷,但沧海桑田,世事变迁,能够遗留至今的大多都已经是神话传说,能够真正落到实处、并且一直被人笃定存在的其实不多。

不过霸下秘境、张宿秘境、禺疆秘境和白虎秘境,一直都久为流传,历史上,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这样、那样的消息传出,仿佛冥冥之中,自有人操纵一般。

而我在入行的这短短一两年时间里,已经去过了三处秘境,对于许多人来说,绝对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样太神奇了,仿佛上天注定的一样。

而关于白虎秘境的传言,一直都有,我们之前也收到过一些或多或少的真假消息,但大概可以肯定的,是白虎秘境在西方,而且是一处主“凶杀”之地。

普遍的说法,白虎秘境在某一处山脉的根基处,连接地煞之源,故而十分凶险。

何为地煞?道教称北斗丛星中,有三十六个天罡星,每个天罡星各代表一神,共有三十六位神将;而在地脉之中,有七十二地煞,每一条地煞都直通极阴极浊之地,万恶污秽之深渊,那里有着一切的恶念和心魔,以及对于这个世界最大的憎恶。

当然,又有说法,那地煞凝聚之气,会落于人的心灵之中,变成凶杀之星,行战争杀伐之事,让鲜血来洗涤世间的污浊与丑恶。

关于“天罡、地煞”最为流传广泛的说法,还是在于文学作品《水浒传》之中。

那里面把梁山一百零八将,用石碑的形势,各自定下职称,而事实上,地煞虽然一脉,但凶性大发,是很难相容的,就算是遇到了,也会彼此厮杀拼斗,基本上是不可能走到一起来的。

也有人说,地煞之源,再往下,就是地狱。

而这个,与之前那个让人谈之色变的“地狱八重寒界”,也是相互对应的。

从张老师的口中,我们得知,白虎秘境历史上其实是有人造访过的,有典籍记载的就有三次,每一次的描述各有不同,又都有相同之处。

只不过古人对于地理的描述十分模糊,所以只能够找到一些小线索,一直到这一次从窜天猴口中得到了比较详细的位置之后,天机处相关领导召集了专家学者进行过专题讨论,最终由她确定,这一次的消息,很有可能是真的。

张老师是研究昆仑山的国学大家,因为专业的关系,对于我们这个行当也并不陌生,这一次的考察,也是她极力支持和游说的,所以这一次过来考察,她自然而然地担当了顾问的角色。

除了上述这些,张老师又跟我们谈及了许多关于那一带的真实历史,包括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国家和民族,包括具有演义的豪雄,也包括许多被历史淹没的人物。

听到她的讲述,我方才知晓,这里面居然有如此多的讲究。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日夜交替,我们在一处不知名的小村停下,这儿在往上,已经没有路。

我们全体整理装备之后,开始步行,五月下旬的时节,往巍巍群山之上行走,彭队长会给我们规划路程,并且计划行走路径,如此上山,行走两天,抵达一处海拔两千米、人迹罕至的山脊,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谢宁谢督查突然说道:“雪峰寺到了,我们去拜访一下吧。”

我顺着她的手指望去,瞧见在远处的一座孤峰之之上,居然隐隐浮现出了一座古老的寺院来。

什么情况?

我和马一岙面面相觑——我们不是去白虎秘境么,而且还一路保密,怎么这会儿,又需要跑去什么雪峰寺?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一章 科考队成员

下一章:第三章 佛渡有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