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八卷 > 第四章 燃灯舍利子

第四章 燃灯舍利子

更新时间:2018-03-03 21:01:23

第四章 燃灯舍利子

小和尚墨言是一个十分有灵性、并且活泼的少年郎,也很懂礼貌,离开雪峰寺之后,下山途中,他跟每一个人都打招呼,询问对方的名字,并且认真记住,还向对方念经祈福,表现得十分客气。

大家对于这么一个天性活泼的小和尚并没有太多提防之心,即便是性子沉稳、沉默寡言的兵哥哥们,对他也是十分和善。

唐道对他也比较客气,不过我总感觉他对于剃着光头的小和尚,有一种敬而远之的疏离。

而相较于别人,小和尚墨言对曾经与他师父有过故交的马一岙最是热切,跟所有人都打过招呼之后,他就陪在了我和马一岙的身边,然后缠着马一岙,让他说起与自己师父当年相遇的事情。

马一岙对这个双眸清明而黝黑的小和尚并不排斥,便聊起了当初之事来。

他当时受托于人,为一对在长安某大学教书的老教授夫妇找寻他们的孙女,那小女孩在一次逛街的途中失踪,老两口大受打击,差点儿精神失常,而当时的马一岙因为打拐,找寻小孩儿已经有了一些名气,正好有一个朋友帮忙牵线,就揽下了这事儿。

经过半个月的调查走访,他终于在天水一带,将那孩子给找回,而在回程途中,路过一个很偏僻的山村,暂住一晚,结果在上厕所的时候,在猪圈遇到一个被捆绑的女子,询问之后,才知道是被拐卖至此。

那女子被拐卖至此,受尽凌辱和虐待,悲愤欲死,马一岙当然不会坐视不管,准备趁着夜色,带人一起离开,却不曾想半路就被发现,然后给一村子的人围追堵截。

按道理说,作为修行者的马一岙,对上一帮愚昧的山民,并不算什么,但谁曾晓得,就那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居然会有几个觉醒了的夜行者。

他又要与人拼斗,又要照顾那小女孩和年轻女子,双拳难敌四手,便落入下风,差点儿就出了事。

好在小和尚墨言的师父永兴法师及时赶到,出手拦下那一帮群情激奋的山民,方才得以逃脱。

当时的情况很乱,等马一岙事后回去找寻的时候,那法师已然不见了踪影,他当时为了保护两女,也不敢太多停留,于是就错肩而过。

听到马一岙说起,小和尚双目冒光,显然是对自己的师父敬佩不已。

而我则关注到另外的事情,问道:“后来那些人受到了惩罚没有?”

马一岙听到,忍不住苦笑着说道:“一般来讲,进行人口买卖的地方,都是很贫穷偏远之地,那里的人十分愚昧,并不觉得是违法犯罪,往往会有群聚效应,所以处理起来很难。这两年还好一些,前些年更加触目惊心……”

听到这话儿,我们的心情都有些难过。

小和尚墨言沉默了一会儿,又找马一岙聊了起来。

他年纪不大,自小就进了寺院里,对于外界有着很多的好奇,此刻也是不停地询问着,马一岙一开始还耐着性子回答,到了后来,对这个“十万个为什么”的小和尚就有些头疼。

然而小和尚却并没有感觉到马一岙的困倦,继续缠着他问询着。

马一岙没有再继续随着他,而是开始引导话题,将问题回到了小和尚的身上来,随后问起了他手中那青铜材质,样式华美的降魔杵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来。

小和尚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下山的时候,师父说了的,不能随便跟人说。”

马一岙听了,故作生气地说道:“原来你把我们当作是外人,也罢,也罢。”

他说完,往前走去,不理会小和尚墨言,而我也跟着马一岙离开。

那小和尚瞧见马一岙的架势,以为他是真的生气了,犹豫了一下,又赶忙追了上来,低声说道:“我跟你们说,但你们可别告诉别人啊。”

马一岙故作平静地说道:“你想说便说,不愿说便不说,没人强迫你的。”

小和尚咬了一下嘴唇,还是说道:“这里面,是燃灯古佛的舍利子,也是我雪峰寺最重要的至宝之一,师父是怕别人觊觎,所以不让我跟别人说的,但你们不同,你是有佛缘的人,料定不会对它有不好的想法……”

马一岙笑了,说我对于佛教研究不深,但也知晓,燃灯古佛乃过去庄严劫佛,留有十八颗锭光舍利,现藏于通州北城的燃灯佛舍利塔中,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小和尚听到,不屑的说道:“那是假的,咱们中国之境,我们雪峰寺是唯一拥有燃灯古佛舍利子的地方,它之所以留存于此,是因为要镇压昆仑群山,无法离开,正因如此,我们雪峰寺的始祖为了守护它,自北宋时期就在此建寺,延续至今,已经有八百多年了……”

千年古刹?

小和尚说得一脸自豪,不过我觉得不假,那雪峰寺看上去的确有千年古刹的模样,是经过了时间和空间的考验,留存至今的结果。

马一岙却并不信,说你说是燃灯古佛的舍利子,那就是了?红口白牙,说说而已。

小和尚仿佛受到了侮辱,涨红了脸,说你想要怎么样?

马一岙说除非你拿出来看看。

小和尚听到,拿出了降魔杵,刚要持经念咒,却突然愣了一下,随后气呼呼地对马一岙说道:“才不给你看呢,爱信不信。”

说完,他气呼呼地跑到了前头去,不再理会我们,而马一岙却也不在意,哈哈一笑。

我们行走在一大片山林之中,我和马一岙落在最后面,看着走到队伍前面的小和尚,我问道:“他那降魔杵里面,真的有什么燃灯古佛的舍利子啊。”

马一岙说道:“看着很像,毕竟雪峰寺的和尚你也是见到了的,个个都是有着深厚道行的,如果真的像小和尚说的那样,说不定是真的——即便不是,里面也有着某位传奇人物的舍利呢。”

我有些想不明白,说舍利子、舍利子,说白了就是骨灰结晶,你说这玩意留到现在,能有什么用?

马一岙说道:“有的高僧舍利子是骨灰结晶,有的却是留下来的能量、佛法结晶,跟夜行者的妖元一样,里面蕴含了前主人莫大的修为和造化,以及对于这世间规则的感悟和理解;如果真的是历史上成名、得证果位的佛陀觉者,那里面蕴含的能量和意识,就会拥有很强大的力量,你说厉害不厉害?”

我问马一岙,说你觉得这世界上,会不会真的有西方极乐,或者天上人间这种场所,能够让人修为到极致之时,能够前往?

马一岙笑了,说西方极乐我不知道,但天上人间,在京都就有。

呃……

开过玩笑之后,马一岙跟我说道:“像你说的这种地方,包括传说中的神仙佛陀的居所,是否有?这个话儿我回答不上来,因为我的境界达不到,或者说当下的许多人理解不到,但从物理学最近的研究结果来看,在我们身处的三维空间之上,据说还有四维空间、五维空间乃至于十一维空间,不同维度的空间是否存在着更高级的生命,或者说低纬度空间的生命是否能够升华为高维度生物,这个其实是很值得去探索的……”

我说你之前请神上身的时候,那位吕祖有没有给过你一些启示?

马一岙摇头,说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那个是灵。

两人讨论着关于自己对于这世间的认知和理解,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傍晚时分,我们在一片半山腰的针叶林中停下了脚步。

找到了一条藏在林中的小溪之后,我们开始准备晚餐。

此行我们携带的补给是一些军用单兵口粮,两千年左右的单兵口粮远没有后来那么精致,只能说勉强填饱肚子。

对于这些,猛虎班的战士们基本上是驾轻就熟,不但将晚餐准备妥当,而且还烧了一锅汤,让大家都能够暖一下饥肠辘辘的肠胃。

其实在迪化等待的时候,我和马一岙就出去进行了一次采购,补充了不少的补给在八卦袋中。

不过那都是应急之物,现在也没有必要拿出来。

当然,我并不认为我们是唯一拥有八卦袋这种纳须弥于芥子的法器装备,就比如唐道,这少年郎时不时就会拿一瓶AD钙奶出来喝,我就从来没有瞧见过他有扛过箱子。

小和尚墨言因为单兵口粮里面有荤油和肉丁,所以并没有跟我们一起吃。

他自己带了一些烤馍,自己一个人抱着啃,马一岙弄了一些热开水给他,小和尚看了他一眼,便接了过去,算作是原谅了马一岙先前的无礼试探。

而当我们以为吃过饭之后,要继续行走的时候,不远处的负责人彭队长和顾问张老师,却爆发出了最为激烈的争吵来。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三章 佛渡有缘人

下一章:第五章 夜半有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