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八卷 > 第五章 夜半有枪声

第五章 夜半有枪声

更新时间:2018-03-03 22:24:38

第五章 夜半有枪声

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那两位。

事实上,由于彭队长的冷落,我和马一岙从一开始,就一直游离于科考队的边缘,与各成员的沟通并不算多,更多的时候都是在服从命令听指挥。

上面做了决定之后,叫我们干嘛,我们就干嘛,没有太多的折扣,都是坚决执行。

而吃饭的时候,我们也是在跟小和尚逗闷子,所以并不清楚两人是怎么吵起来的。

作为科考队的两个主导者,彭队长和张老师还算是挺注意影响的,一路上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人是有矛盾的,又或者说是有意见分歧,但并没有公开,而即便是此刻的争吵,也下意识地离得远远。

不过即便如此,这两个科考队领头羊的争吵,终究还是隐隐约约落到了我的耳朵里来。

我隐约听到,张老师在指责彭队长“暴君”,不顾队员性命,而彭队长则指责张老师瞻前顾后,没有一点儿魄力,犹犹豫豫,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干嘛来的。

并且他一再声明,自己才是整个科考队的负责人,他有权在内部有意见分歧,并且与外界失去联络的情况下,决定整体的走向。

是的,在进山的第二天,我们就已经和外界失去了通讯联络。

彭队长需要所有的科考队员都服从他的指挥和命令。

包括顾问张老师。

张老师却对彭队长说出了一句话来,因为我比较专注的缘故,即便是隔了二十多米,但我也能够大约听到这句话的全部意思:“没有我,你确定你能够安然走过地狱八重寒界么?”

彭队长的脸一下子就变得冷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说道:“我有那个小和尚在。”

张老师说道:“有他,也不行。”

说到这里,两人没有再争执,相互看了许久,不欢而散。

随后谢宁介入其中,开始与两人沟通,因为是低声细语,所以我难以听到再多的讯息,而没多久,消息传来了,今天不再继续前行,而是在这里准备安营扎寨,就住在这林中。

对于上面的神仙打架,我并无兴趣,不过那个被反复提及的名次“地狱八重寒界”,还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不过所有人对此都噤若寒蝉,我也没有办法得到太多的信息。

对于这一次的行动,天机处做了许多的准备,所以一应物资倒也齐全,在确定了今夜在此扎营之后,大家就行动起来,开始扎帐篷。

帐篷是两人一组的那种,小和尚就带了随身的物品,并无行囊,我们便邀请他跟着我们一个帐篷。

这小孩儿个儿不大,塞一塞没啥问题。

而且我身具烛阴之火,并不畏寒冷,所以睡袋也可以给他来用。

小和尚没想到我们居然这么热情,有些感动,对于先前马一岙试探他,怂恿他将燃灯古佛的舍利子拿出来的行为抛在了脑后,然后跟我们变得越发热切起来。

事实上,抛开小和尚那烦人的问题之外,这少年郎其实还是挺有趣的。

因为常年待在寺庙里面,他见到的人不多,所以越发显得童趣天真,远没有成年人的世故。

我们跟他聊得也挺不错的,在科考队当下的氛围内,有这样的一个小朋友在身边,倒也不算寂寞。

夜里的时候,彭队长过来跟我们沟通值班时间,因为先前在野外过了夜,一切都有了定例,所以也不需要说太多。

我和马一岙一起,会在夜里十二点到两点钟的时候值班守夜。

当然,彭队长对我们并不算完全信任,所以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个猛虎班的战士一起。

猛虎班的战士彼此不叫名字,而是代号,从一号到九号,再就是黄上尉。

跟我们一起值班的,是五号。

至于小和尚,他因为是客人,则受到了不错的礼遇,并不需要夜里执勤。

我们此刻处于西北边境一带的群山之中,天色黑得早,又折腾一番之后,弄完差不多八点半,这一天赶路颇为疲乏,我还是坚持修行打坐,行气周天之后,方才歇息。

等到半夜十二点前一刻,唐道和夏龙飞过来叫我们,我和马一岙便起了床,让迷迷糊糊想要跟着起来的小和尚继续睡下,然后我们走出了帐篷。

五月中旬的深夜,露水很重,天气微寒,林中平地处生起了两堆篝火,此刻已经没有了明火,却有着足够的温暖。

我们交接了防务之后,唐道、夏龙飞没有多客气,转身去歇息。

明日还需赶好多的路,没有足够的睡眠时间,就算是修行者,也未必能够扛得住。

猛虎班的五号过来,与我们简单聊了两句,随后他去西北角警戒,而我和马一岙则在不远处的大石头上驻足,警戒周围。

之所以如此,倒也不是为了防备别的,而是这山中常有猛兽豺狼,若是给闯进来而不知,就闹了笑话。

当然,对于科考队来说,这些都是小事,别说我们这儿有这么多修行者,就算是猛虎班,人家也是携带着武器的,一梭子过去,再厉害的猛兽,也都趴下,或许还能够给我们加餐。

所以晚上值班戒备的任务并不算繁重,只不过这睡了没多一会儿,又起来折腾两小时,着实有些烦人。

从这一点,也可以感觉得出彭队长的态度——比如唐道和夏龙飞,交班之后,一觉睡到大天亮,这样的安排多舒坦。

只可惜,这样的照顾我们可奢望不来。

好在我和马一岙都是随意而安之辈,既然决定忍着那责难,就都放下了心思来,在这样的夜里,低声聊着修行上的一些心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感慨,又或者随意聊着些许八卦,时间倒也不算难过。

如此两个小时过去,什么事情都没有,随后那谢宁督察起来,与我们交接。

这个短发女人不但是对我们,她对所有人都是不冷不淡的,所以我们也都只是公事公办,交接之后,又继续回帐篷睡觉。

没曾想我们这儿刚刚躺下,还没有闭上眼睛呢,就听到东北方向传来了“砰、砰”两声枪响。

不知道是我还没有睡着,还是这寂静的夜里那枪声着实是太突兀,所以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赶忙爬出了帐篷,而马一岙也跟着爬了出来,朝着不远处的谢宁喊道:“什么情况?”

谢宁摇头,说不知道。

而他旁边的一个战士说道:“听着好像是猎枪,不像是制式武器。”

马一岙说道:“去看看。”

说完,他也没有再管谢宁,而是朝着东北方向快速摸了过去,而我也没有犹豫,紧紧跟在了马一岙的身后。

这山林地势不平,高高低低,还有许多的树木杂乱生长,白天都极为难行,更不用说几乎没有什么光亮的夜里,更是举步维艰。

不过好在我的双眼能够习惯黑暗,并且分辨出适合的路径来,总算是没有摔倒。

马一岙一开始还在疾走,到了后来,却是跟在了我的后面。

如此疾奔了十来分钟,我瞧见前面一处林中荆棘那儿,躺着一个黑影,刚要上去,却感觉不对,下意识地扑倒在地,而紧接着,有枪声从远处传来,“砰”的一声,打在了我身后的一棵树上去。

我和马一岙弄不清楚前面到底什么情况,不敢冒头,赶忙找附近找寻掩体,等了一会儿,突然间头顶上传来一声鹰啼,尖锐而刺耳。

我下意识地抬头望去,却见一只黑影掠空而过,落到了山下去。

我耐着性子,等了几分钟,感觉前方没有动静之后,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后朝着枪声响起的方向狂奔而去。

与此同时,我已经将金箍棒捏在了手里,只要是感觉不对,我就会灌注妖力,一棒下去。

然而等我冲到了那枪声响起的地方时,却并没有发现人。

我左右打量,并无发现,随后闻到了什么,俯下身去,却摸到了一个带着余温的烟头。

那烟头应该扔了不久,还是热的。

我左右打量,皆无所获,而马一岙也摸了过来,他走到了那灌木丛的黑影跟前,打开了科考队配备的随身强光手电。

我望过去,却发现那黑影竟是一头斑点花豹。

那玩意体长差不多有一米八,模样跟猫很像,但身型健硕,满是结实的肌肉,爪子锋利,身上的皮毛呈现出金灿灿的黄色,又有黑色斑点夹杂其间,十分漂亮。

我快步走过去,摸了一下那豹子,发现已经没有了气息。

而在它的胸口要害处,则有两颗枪眼,还在咕噜噜地往外冒血呢。

我看了马一岙一眼,说是夜行者么?

马一岙摇头,说想太多,就是一头野生豹子而已。

我有些不解,说之前张老师说起这山间猛兽的时候,可没有说过有豹子啊。

这时不远处传来动静,我和马一岙立刻起身警戒,而很快,我发现来人却是彭队长,和唐道,还有黄上尉等人。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四章 燃灯舍利子

下一章:第六章 夜抵达罗南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