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八卷 > 第六章 夜抵达罗南村

第六章 夜抵达罗南村

更新时间:2018-03-04 8:43:38

第六章 夜抵罗南村

如果说来的是别人,我倒也不会太奇怪,但黄上尉能够跟过来,着实把我给惊了一下。

彭队长和唐道过来,这是两人的修为厉害,而黄上尉为什么又能够跟上呢?他给我的感觉明明就不是修行者啊,难道此人还有深藏不露的手段不成?

不过这几人抵达之后,此处就安全许多,马一岙和我都松了一口气,而彭队长瞧见我们,则问道:“情况如何?刚才好像又听到枪声。”

马一岙说道:“有人在远处又伏击了我们,不过被侯漠给赶走了。”

彭队长皱眉,说人呢?

马一岙说道:“这黑灯瞎火的,远远打了几枪,哪里瞧得见人?”

彭队长没有再问,而是走到了近前来,打量着那地上流血的斑点花豹,而马一岙则问道:“营地那边如何,别给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了?”

彭队长一边检查地上的花豹实体,一边冷哼着说道:“你放心,我们过来之前,全体已经警戒了,倘若是真的有人敢上门,必定会给打成筛子不可。”

马一岙只是做了提醒,瞧见彭队长早有防备,便不再多言。

彭队长翻看一会儿,又叫来黄上尉查看,两人拿着强光手电在那里查看一番之后,确定花豹中的是猎枪子弹,而开枪的应该是一帮盗猎分子。

黄上尉对这帮人十分厌恶,他之前有战友死在西北,就是这帮家伙的枪下,所以在查明身份之后,立刻摩拳擦掌,准备循着痕迹追上去,将人给逮住,然而彭队长却反对,告诉他,说你的责任是护送科考队,保障大家的人身安全,而不是去追一帮无关紧要的盗猎分子,且不说这大半夜、黑乎乎的,你能不能追得上,就算是追上了,一来一去,不知道耽搁多少时间,这个太耽误事儿了。

听到这话儿,黄上尉很是不满,忍不住反驳了起来。

不过彭队长却并不理会他的辩驳,将黄上尉的劲儿给强行按住,冷着脸说道:“我再说一遍,在科考队里,我有绝对的领导权,如果你们有什么意见的话,回去打报告。但是在上级解除我的职务之前,你们都得按照我说的做。”

这大帽子扣下来,黄上尉再也没办法坚持,低下头去,不再多言。

而随后,彭队长对我和马一岙说道:“想办法将这花豹给拖回去,我们不能给盗猎分子留下。”

这头花豹有一两百斤,他却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我们来处理,着实有些让人头疼。

不过这位彭队长昨天刚刚跟张洁老师吵架,现在又与黄上尉出现分歧,心理肯定是处于极度焦躁的时候,我们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惹他,所以点头,说好。

随后我和马一岙一人抬一边,拖着那花豹往回走,没多一会儿,跟着三人回到了营地,发现这儿的确是全员都起来了,全副武装的战士们正在警戒四周,而其他人也都小心翼翼地防备着。

彭队长回来,将事情的状况跟张老师、谢宁督察说起,又指着我们抬回来的花豹,说起此事。

张洁老师对这头花豹十分感兴趣,她带着她的学生黄学而,两人蹲在那花豹跟前,仔细打量着,黄学而还拿着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在旁边记录着。

警戒解除,只是会加岗,不过这些事情与刚刚值过班的我们没有关系,我和马一岙回到了帐篷继续休息,而小和尚墨言则跑过去,给花豹念经超度完毕之后,才折返回来。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醒来,我闻到外面有肉香味。

起床之后,我发现那头花豹已经给处理了,一部分肉熬成了汤,还有一部分则被架在火上烘烤,散发出了浓烈的香味来。

这事儿是彭队长吩咐的,主要是他觉得我们现在的士气有些低落,而那花豹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所以还不如分了,给大家来加餐,添点儿肉,后面赶路也有劲儿。

对于这事,小和尚墨言有些不太高兴,而唐道也同样如此,不过其余人倒还好,乐呵呵地喝汤吃肉,气氛热闹许多。

这一餐主要是猛虎班掌厨,他们的八号虽然不是炊事兵,但有着不错的厨艺,处理这些野味也颇有心得,至少那一锅汤的确挺鲜美的,烤肉虽然有一些柴,但烤得挺香的,掩盖了许多肉质本身的不足。

吃过了一顿丰富大餐之后,八号将剩下的豹子肉做成肉干,一人携带一些,当做是后面的补给,随后我们继续朝着山脊高处出发。

这一回彭队长和张洁老师显然是私下达成了共识,两人没有再多争吵,只不过彼此的话语都不多了。

又是漫长的行路过程,上山下山,爬坡行走,有时我们在林中,有时又到了贫瘠的荒野。

不过我们一直都在雪线之下,走得还算顺畅,而为了照顾科考队里一些身体比较弱的成员,修行者不得不承担起更多的负重来,我和马一岙也不得不接过许多补给,在后面缓慢行走着。

如此走走停停,到了下午的时候,众人都十分疲倦了,而彭队长则鼓励大家,让我们再走一个小时,就能够抵达下一个驻扎点。

我背着沉重的补给,走在人群后面,没有说话,也没有抱怨,只是埋头行走着,然而就在这时,前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惊叹声,紧接着有好几人快步往前走去。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跟着往前快步疾走,结果转过一个急弯,发现山壁的另外一段,往下居然有一个大山谷,山谷之中是郁郁葱葱的绿色,有河流从中间流淌,而在这绿色之中,有点缀着许多小小的红顶房子,还有人在其中行走着,空地之上,居然还有农田。

这荒郊野岭、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有人定居?

我们都愣住了,而彭队长则看向了张洁老师,张洁老师也十分疑惑,说道:“不可能啊,这儿的海拔这么高,怎么会有人在此居住呢?不管是以前的古籍,还是当地的民生记录里面,都没有啊,到底怎么回事?”

彭队长问道:“有没有可能是那边过来的?”

他指向了哈萨克斯坦方向。

张洁老师摇头,说不对,你看看那些建筑,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而且风格跟那边完全不一样。

谢宁督察说道:“要不然,下去看一下?”

彭队长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得去查明清楚,于是点头说道:“行。”

不过话虽如此,但他并不是毫无保留,他将黄上尉和另外五名猛虎班的战士留在了山口处,有将擅长布置法阵的夏龙飞也给安置在了这里,随时保持警戒,而其余的人,则跟随着他一起,朝着下面的山谷走去。

那山谷仿佛横空出现,往下走也几乎没有什么路径,我们沿着山势行走,下了几百多米,便是悬崖,无路往下。

好在唐道身子轻灵,手段又是颇多,他先攀爬下去,弄来了许多的藤蔓,将其编织之后,弄成一根长约百米的绳索,然后回来,在上下之间弄了一根垂索,让大家能够攀爬而下。

这事儿即便是有人帮忙,也费了许多时间,张洁老师和黄学而两个普通人攀爬往下,我们还得小心翼翼地照顾着。

等众人都抵达谷底时,天色已经擦黑。

我们来到了谷底,往前行走百米,却从林中走来几十人,大多都穿着兽皮麻衣,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一个身高两米、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越众而出,冲着我们大声嚷嚷着。

他说的不是汉语,不知道是边境几种少数民族的语言,还是国境线对面的话,我有些搞不清楚,而彭队长这边也有些懵,只有让张老师上前应答。

双方各自聊了几句,都有些懵,好在这个时候走出了一个眉高目深、五官立体而精致,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年轻美女,却能够说一口边疆味儿的汉语,上前与之沟通,方才知晓,这里是一个叫做罗南的小村子,因为地理位置的缘故,长期不与外界交流,外界也不知道这儿的情况。

而那个叫做迪丽的年轻妹子,她母亲是村子里的人,而父亲是一个采药郎,所以能够说汉语。

还有这情况?

众人都很诧异,不过还是表明了来意,而村民们十分热情,在迪丽的沟通之下,极力邀请我们去村子里做客,彭队长推脱不过,便带着众人进了村子。

我们来到了一处小广场,这是在那小溪的旁边,村民们宰了三头羊,一口锅熬煮羊汤,而另外两头羊则直接烤全羊,年长者与彭队长几人聊天,说着风俗民情,而年轻人则载歌载舞,在升起的篝火边热情地唱着歌子,而我与马一岙没有参与,留在了场边。

马一岙望着场中欢快的村民,问我道:“看出来没,有夜行者么?”

我摇头,说没有,不过……他们刚才说的话,是妖语。

马一岙问我:“确定没?”

我点头,说对,虽然跟朱雀教的有差别,有很浓重的口音,但就是妖语,绝对不会错。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五章 夜半有枪声

下一章:第七章 热情羊肉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