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八卷 > 第七章 热情羊肉宴

第七章 热情羊肉宴

更新时间:2018-03-04 20:06:13

第七章 热情羊肉宴
我望着村子里这三五十人,有的载歌载舞,有的在专心做饭,长者与彭队长几人攀谈着,气氛祥和,其乐融融,一点儿都不像是有什么问题的样子。

但越是如此,越让人觉得奇怪。

在这么一个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之中,有这么一个于与世隔绝的村庄,还有一帮操着妖语的人类,怎么听,都感觉不太对劲儿。

马一岙左右打量一番,然后说道:“从房子来看,你觉得这村子有多少的人口规模?”

我估摸了一下,说至少得有两三百人吧。

马一岙又问:“此刻现身的,又有多少人?”

我说三五十人吧,还有的露了一面就不见了,不过不超过七十人。

马一岙说道:“从进了这个村子,总共有六十七人出现,其中在现场的有四十八人,成年人、老年人和妇孺的配比大约是6-3-1,一个健康繁衍的村子,这样的配比你觉得健康么?”

我说你的意思,是有人藏起来没露面?

马一岙点头,说道:“也有可能是夜行者藏起来没露面。”

我有些担心,瞧了一眼在那异域美女迪丽的翻译下,正与跟一位老村民开怀畅谈的彭队长,说道:“要不要去提醒一句?”

马一岙犹豫了一下,说道:“他身边人太多,去跟谢宁说。”

两人商量妥当之后,决定不去找彭队长,而是先跟队伍里面看似无关紧要,但实际上有着重要决策地位的谢宁来提起此事。

正好谢宁去小溪边洗手,回来的时候,我和马一岙拦住了他。

我看了一眼马一岙,他没有推脱,而是上前说道:“谢督察,请借一步说话。”

谢宁眯眼,打量了一下我和马一岙,然后说说道:“怎么了?”

马一岙指着我说道:“侯漠学过一些妖语,也就是古代夜行者的专用语言,他告诉我,这个村子里面的人,他们说的话,其实是妖语的一种,也就是说,这帮人极有可能跟野生夜行者有关系……”

谢宁听了,并不意外,说哦,原来是这个。

马一岙瞧见她如此淡定,有些惊讶,说你知道这件事情?

谢宁笑了,说你觉得张老师作为研究昆仑课题的专家学者,会听不懂妖语?即便是这帮人的口音夹杂了许多本地方言,这个对于张老师来说,都不算是什么问题;更何况,唐道也是懂这个的……

马一岙瞧着她脸上那略微有些嘲讽的表情,平静地说道:“原来如此。既然这样,为什么你们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谢宁说道:“不配合着装一装,怎么知道这帮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呢?”

我说怕只怕他们在食物里面下毒,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

谢宁却笑了,说道:“唐道出身于蜀中唐门,对于毒药的释放和药理,最有了解,有他在,这帮人是玩不出什么花样来的。”

经她提醒,我们方才想起来,唐道虽然是野妖的底子,但也的确有唐门的出身,而当初他正是凭借着这一手出神入化的手段,方才能够制住中州大侠邹国栋,拿下了实战演习的胜利。

的确,有着唐道在,我们的确是用不着担心被下毒的风险。

说完这些,谢宁对我和马一岙说道:“两位的名声,我听过一些,也知道你们是第一届羔羊搬出来的佼佼者,所以你们有这样的洞察力也不足为奇。不过你要相信彭队长,他之所以能够成为这一次科考队的队长,负责此事,一定是有道理的,而我们对于科考队的配置也是考虑周全,每个人都有着足够的优点和特长,让我们足以应对接下来的一切挑战,你们要多点信心。另外,这件事情在最终出结果之前,别声张,装作不知道就行,好么?”

她这略带着几分警告的口吻让人很不舒服,不过我和马一岙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点头应下。

随后谢宁离开,回到了人群之中,而我和马一岙则留在了小溪边,望着远处热闹的人群,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的确,谢宁有一句话是说得没错的,那就是科考队别看人员不多,但各有绝技,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就连陪同我们一起的兵大哥,一看也都知道是百里挑一的顶尖人才。

即便是极为生僻的妖语,科考队的张老师和唐道也都懂得。

而且他们居然还深藏不露,并不点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这一点而言,那位彭队长是合格的,并且有着足够的实力,带领我们走下去。

我和马一岙,算是白操心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一些不开心,用脚碾了一下脚下的泥土,忍不住骂道:“装什么装?”

马一岙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没事,其实反过来想,科考队的实力强横,领头者有脑子,不是猪队友的话,我们就省力许多,那乌金也就很有希望到手——我们过来,并不是跟人斗气的,能够拿到东西,才是真正的收获。”

我说话虽如此,但瞧见那娘们一副小心警惕、防范我们的样子,我就心里来火。

马一岙笑了,说道:“那位杨督察肯定将太阿剑的事情跟上面汇报了,这谢宁自然也是知道的,虽然这件事情被田女皇压了下来,但下面的人要说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所以对我们这样的态度也能够理解。说起来还是我的锅,要不是我贪心,咱们不至于这样的待遇……”

我听到他略有些惭愧的样子,气终于消解了,说嗨,说来也是,咱们得了实惠,受点气也很正常。

两人相互安慰着,而这个时候,远处的烤全羊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抹上蜂蜜,洒上香料,那味道四处洋溢,让人忍不住流下口水来。

这村子的人十分热情,开始张罗着大家上前分食,我们也不好再在溪边站着,便围了过去。

如果是在先前,闻到这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气,我说不定已经踊跃上前了,但是知晓这村子的古怪之后,我和马一岙都下意识地站在了外围,不敢上前去。

不过这村子里的人十分热情,将我们这些客人都给推到前面来,还奉上了鲜红凛冽的葡萄浆。

我和马一岙躲在边缘,结果那位叫做迪丽的妹子找了过来,热情地对我们说道:“两位帅锅,为什么要躲在后面啊,过来前面坐,我们格噶大叔说了,让尊贵的客人们品尝一下我们的雪山羊——这些羊是喝着雪山水长大的,肉质温润,一点儿膻味都没有,特别特别的鲜美……”

她伸手过来,拉着马一岙的手,那双大眼睛里面的热情,差点儿要将马一岙给融化了去。

反倒是我,给晾到了一边,有点儿惨淡。

不过也难怪,谁叫咱不是大帅哥呢,我和马一岙站在一块儿,完全就是陪衬的绿叶。

人姑娘完全就没有搭理我的意思。

我跟着马一岙来到篝火前,那留着山羊须,看着有点儿像是阿凡提的大叔正在热情洋溢地说着话,而迪丽虽然对马一岙有些依依不舍,但还是离开,走上前去,做起了翻译来。

其实这话儿都用不着翻译,也就是正常的场面话,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希望我们能够在这里玩得开心,度过一个美丽的夜晚。

随后长者举起了手中的羊角杯,与我们干杯同饮。

那位格噶大叔说话的时候,我们的手上也给塞了羊角杯,杯中的葡萄酒斟满,不过闻着有些发酸,并不算是什么佳酿。

彭队长举杯,但并没有饮下,而是看了旁边的唐道一眼。

唐道却没有犹豫,直接举杯饮下,而其余人瞧见也没有再作等待,饮下那杯酒。

我同样喝下,感觉有些发酸,酒味很淡,却有很浓的葡萄味儿,显然酿酒的技法并不高明,只是做了很原始的发酵工艺。

不过还别说,这一口酒下去,反倒是将胃口打开了,闻其那喷香入鼻的烤羊肉,越发让人嘴馋。

长者敬完了酒,又摸过了一把雕工精美的银刀来,割下烤羊身上最为肥美的一块肉,递到了彭队长的跟前,而这个时候,唐道却走上前来,仿佛嘴馋一样的先吃了一口,随后大呼道:“好香,好香……”

彭队长瞧见,先是故作呵斥,随后笑眯眯地将那一块肉给放进了嘴里去。

他这是确定了烤羊肉无毒,方才敢放心大胆地吃下。

彭队长吃下第一块,宴席算是开始了,长者开始分餐,将那烤架上的羊肉不断旋转,然后分肉下来,用陶盘盛着,分递给众人,我也分到一块胸脯肉,尝过之后,果然外焦里嫩,十分鲜美。

而随后又有煮熬过的羊肉汤端上来,唐道依旧先尝试,确定无毒之后,分发众人。众人分食羊肉,喝着葡萄浆,且歌且舞,十分开心,我和马一岙在旁边吃着,不断有年轻的小姑娘过来,与马一岙搭话,邀请他去跳舞,而我则窝在角落里。

好在有一个墨言小和尚作陪,方才没有那么孤单。

一切仿佛都只是一场热闹的宴会,然而等到宴席正酣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体型肥硕的妇人从不远处的屋子里跑来,没几步,便摔倒在了地上。

而随后,她再也没有爬起来。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六章 夜抵达罗南村

下一章:第八章 村民下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