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八卷 > 第八章 村民下求救

第八章 村民下求救

更新时间:2018-03-05 8:11:32

第八章 村民的求救
瞧见那扑倒在地的妇人,我的心中陡然一跳,心想:“来了?”

而表面上看着仿佛十分享受宴席的一众人等也都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纷纷朝着那躺倒在地的肥胖妇人望去,那四个猛虎班的战士甚至在第一时间内,将张洁老师,以及她的学生黄学而给团团围住,不让他们突然遇袭。

一瞬间,场面为之一静。

而随后,那长得跟阿凡提一样的格噶大叔干笑着,与彭队长解释,然后还有人过去,将地上的肥胖妇人扶起来,想要拖走。

迪丽跟众人翻译道:“她喝醉了,喝多了,打扰到客人了,对不起,对不起。”

她说话间,村民已经将妇人给拖走去,而彭队长终于站了出来,开口说道:“慢!”

他一声令下,陈兢和唐道立刻将人给拦住了,不让他们离开。

双方僵持,不过很快陈兢就将人给抢夺过来,将手往那妇人的鼻子里轻轻一抹,确定之后,朝着彭队长拱手说道:“没气了。”

死了。

这人是真的没气了,然而村民却说她只是喝醉了酒,这谎言说得实在是太勉强。

死了人,这事儿可就闹大了,彭队长的责任虽然主要是保证科考工作的顺利进行,但他毕竟是国家公职人员,不可能对于这种恶劣事件熟视无睹,当下也是站了起来,冷冷看着那格噶大叔,开口说道:“到底怎么回事,说!”

他是天机处的高层大将,天生就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沉稳威严。

这种威严平日里还不觉得,而当彭队长整个人的气势提起来的时候,却如同山峦倾倒一般,让直面他的人感觉到心惊胆战,难以抵挡。

而那格噶大叔愣了一会儿,突然间跪倒在地,给彭队长磕头,高声呼喊道:“官老爷救命,救命啊……”

他此刻说道,居然不是妖语,而是带着很浓重口音的汉语。

这口音如此浓郁,以至于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出来。

而格噶大叔这么一跪,现场之中有一大群人也都直接跪倒了下来,只有十来个人站在原地,有些发愣,不知道到底是该跪,还是该走。

彭队长原本只是想要吓唬一下对方,让他们说出实话,毕竟这个村子充满了重重迷雾,不知道藏着多少秘密。

他先前知晓却不点破,就是想要知道这帮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没想到这一诈唬,这一片人都跪倒在地了去,顿时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而那格噶大叔显然也只会这么一句,反复说着,希望我们能够听懂。

场面有些僵持,而这个时候,异域美女迪丽走上前来,给我们解释道:“乌兰大姐她本身就有心脏病,今天是因为太过于高兴了,所以有些得意忘形,一不小心就过去了,这件事情格噶大叔害怕吓到大家,所以才会骗大家是喝醉了酒……”

说完这个,她回头看了格噶大叔一眼,脸上带着笑容,但话语里却满是威胁,用妖语说道:“你想活命,就别乱说话,否则惹恼了大王,你的妻子和孩子,就都不要活了。”

随后,她又解释了刚才的一遍说法,让格噶大叔确认。

格噶大叔一脸惊容,却不得不按照她的说法来讲,彭队长面无表情地听着,而这时张老师缓步走了过来,平静地对迪丽说道:“你不是说你很早就来到这儿了么,按理说是没怎么受到过教育的吧?为什么你还懂心脏病呢……”

她笑吟吟的,而陈兢这时却陡然出手,身子一纵,居然就落到了那迪丽的跟前来。

这个看上去颇有异域风情的年轻美女瞧见陈兢突然近前,脸色陡然一变,手往腰间一摸,却是扯出了一根皮鞭来,在空中猛然一抖,发出了一声炸响,随后朝着陈兢的双手缠去。

她这近乎于本能的一鞭子,显露出了极为熟练的手段来。

而在她出手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一股青黑之气,从迪丽的身上陡然浮现出来。妖气?

我有些震撼,我本以为自己的望气术已经算是圆润小成,觉得那人是否真的有料,我一眼望去,便可知晓,却不曾想这女人在我眼皮子底下待了那么久,她是夜行者这事儿,我居然都瞧不出来。

看走眼了,看走眼了。

啪!

迪丽的鞭子在半空中陡然炸响,随后朝着陈兢伸来抓她的手缠去,却不料陈兢这一下只不过是虚张声势。

他将迪丽逼出面目之后,骤然后退,而在另外一边,彭队长陡然出手,如同迅雷猛虎一样,身子一动,下一秒,却是将迪丽给压倒在了地上去。

他的手段十分刚猛,完全没有半点儿怜香惜玉的想法,将迪丽的脑袋死死按在了草地上,随后从腰间摸出了一对经过特殊处理的银质手铐来,将人给反手铐死。

两人的配合行云流水,没有半分迟滞,迪丽一直到最后给铐住时,方才回过神来。

她当下也是脸色大变,口中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嘶吼,却被那一对经过特殊处理的手铐给限制住全身力量,最终也没有挣扎开来。

我瞧见她那俏丽的脸上满是青黑之色,显然是想要显露本相来,不过最终却被手铐上面的力量给封印住了。

而这个时候,彭队长雷厉风行的性子一下子就显露出了,对着众人喊道:“都别动,趴下,谁站着,谁就是敌人。”

他说完话,护住张老师的一个战士立刻端起了手中的步枪,朝天来了一梭子。

哒哒哒、哒哒哒……

枪声威胁,不过这事儿仿佛无用,那帮村民对于枪械的概念不多,并不畏惧,但也有一部分人将身子伏得更低,显然是被这枪声给惊吓到了。

而随后,唐道和陈兢出手,朝着场中还站着的人走去,让他们先蹲下,彭队长又瞧向了我们,示意我们也行动。

我和马一岙不敢违背职责,也赶忙站起来维持秩序,唯有小和尚墨言不为所动,静静站立着。

这过程中,自然也有反抗的,而且也是夜行者。

不过这些都不是什么厉害人物,给我们迅速镇压,直接按倒在地,随后陈兢掏出了手铐来,将这些人一个一个地都给铐住,让他们动弹不得。

差不多将场面给镇住之后,那彭队长方才走到了格噶大叔的跟前,在张老师的翻译下,和颜悦色地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希望你能够如实告诉我们——我们是中央派来的调查组,一定会帮助你们的。”

格噶大叔听到了张老师的翻译,顿时就嚎啕大哭起来,好一会儿,那情绪方才平缓一些,然后说道:“官老爷,老爷,妖怪,这里有妖怪……”

彭队长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看看,还有谁混在你们中间,指出来。”

格噶大叔被陈兢扶了起来,环视一周,指着角落里一个高瘦个儿说道:“他,还有他。”

那人听了,浑身一震,双脚猛然一蹬,朝着外围冲去。

我正好在附近,那人朝着我这边冲来,忍不住笑了,大声喊道:“好胆!”

我伸手去拦,没想到那家伙的双手在一瞬间变黑,随后指甲变长,尖锐凶悍,每一根都如同小匕首一样,锋利无比,朝着我的脸上抓来。

这家伙着实凶悍,不过我也没有给他太多表现的机会,当下用了那贪狼擒拿手的手段,一顺一带,将他的重心给带偏,随后骤然出手,将人给抓住,一个过肩摔,重重砸在了地上。

紧接着我将他按住,回头对不远处冲来的唐道喊道:“手铐。”

那种经过特殊符文处理的手铐能够抑制住修行者和夜行者身体里面涌动的力量,是不错的法器,不过我和马一岙因为不是在编人员,所以不曾配备。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被我按住的那家伙开始显化本相来,居然是一头浑身雪白的雪狼,脸上不断冒出白色毛发来,变得狰狞可怖。

不过当唐道赶过来,将这人的双手反铐住的时候,他的本相又迅速消退了去,想要再挣扎,却又没有了力气。

彭队长很满意我们的及时反应,点了点头,又看向了格噶大叔,然后说道:“还有么?”

格噶大叔摇头,说没有了。

彭队长这才问道:“说罢,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格噶大叔流着眼泪水道:“我们是被妖怪掠夺来的百姓,它们将我们给安置在这里,不让我们说以前的语言,让我们学习现在的话,然后受它们的奴驭一直干活,供奉它们,稍有不敬,立刻就将我们给杀了泄愤;大家伙儿怕死,就只有委屈求全,苟且度日,因为胆敢反抗的,都已经被那帮人扔进山崖下面去了……”

听到这话儿,彭队长双目微微眯起,冷冷说道:“这帮妖怪的头儿,在哪里?”

格噶大叔指着不远处的一颗参天大树,说道:“就在大树后面的高岗上——求求官老爷,救救我们吧……”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七章 热情羊肉宴

下一章:第九章 暗夜杀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