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八卷 > 第九章 暗夜杀机现

第九章 暗夜杀机现

更新时间:2018-03-05 20:02:29

第九章 暗夜杀机现
从我们的认知来看,村子里的大部分人都是可怜人,他们并不想害人,也无意与我们为难,所以才会坚决不服从这帮野妖们的谋划,并不愿意在食物中下毒。

也正因为如此,那个肥胖妇人方才被夜行者们给弄死。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的确有义务将他们给救出火海之中去。

彭队长思索过后,看向了另外两人。

一个是张老师,另外一个是谢宁。

他,与这两个女人,构成了科考队最高的决策层。

谢宁显然还是有一些顾忌和犹豫的,而张老师却是个心软的人,一下子就点了头,而随后经过短暂的讨论之后,他们决定留一部分人在这里看着那些被擒住的夜行者,以及此处的村民。

而另外一部分人,则前往大树后面的高岗去瞧一瞧。

那儿据说还有许多被掳来的孩童和妇孺,因为我们的到来,那帮人怕露了馅,所以给临时关到了那边去。

总之,这件事情,我们管了。

在分人的时候,马一岙和谢宁、张老师、陈兢以及另外两个猛虎班战士分职留守此处,而我则随着彭队长、唐道、张老师的博士生黄学而,以及另外两个猛虎班的战士三号和七号一起,前往村子里处的敌人巢穴查探。

当然,我们只是去查探,侦查情况,并非强攻敌巢。

这是彭队长的分配,而小和尚墨言则自告奋勇地跟彭队长要求随行。

彭队长对他有些不放心,说你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安全一些。
小和尚墨言却笑了,说道:“放心,我跟随师父学了一身本事,绝对不是累赘,不会碍事的。另外如果我真的有了什么三长两短,这降魔杵里面的东西,就交给马一岙施主保管,由他代持,等事情完结之后,再还回雪峰寺即可,耽误不了什么事情的。”

他都这般说了,彭队长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他是个指挥果断、雷厉风行的人,此刻推脱,也只不过是担心小和尚出事,会耽误后面的行程,所以得到了小和尚墨言的保证之后,就不再多言。

随后他进行了简单的布置,让村民集中起来,随后又跟谢宁与张老师做了简单谈话,这才让格噶大叔和另外一个叫做猛甯的成年男子,带着我们朝着村子深处走去。

格噶大叔一开始并不愿意,毕竟他的老婆孩子还在那帮夜行者的手里。

但彭队长此刻哪里容他退缩,一是威胁,二是保证,三阳两语,让他屈服就范。

至于旁边那个叫做猛甯的男子则是自愿,他母亲就死在这帮夜行者的手里,对这儿的夜行者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此刻报仇的机会来了,他哪里能够错过?

我们之前在悬崖之上,就瞧见过这个村子的整体模样,它大部分都是隐藏在大片的林子之中,只有少部分空地和田地露出。

那些房子也夹杂在林间,乍一看,仿佛精灵村落一般。

而那棵参天大树,以及大树后面的山岗子,我们都是瞧在眼里的,地形并不复杂。

只不过我们不确定这黑暗中的村子里,到底是否潜伏着虎视眈眈的夜行者,所以走得并不算快。

路上的时候,格噶大叔跟我们说起了这帮夜行者的底细来。

其实通常情况下,这帮家伙跟人是差不多的,极其擅长伪装,基本上不会显示出什么夜行者特征,所以平日里是瞧不出他们的真实模样,只有在为了震慑这些被掳来的山民时,他们方才会显露本相来。

格噶大叔瞧见过七八人,有的是雪狼,有的是豹子,有的则是无比丑陋的虫子,总之一句话,千奇百怪,各不相同。

天知道这帮家伙是怎么凑拢到一起来的。

而这帮人的头头,被叫做白狮王,也就是他们口中的“大王”,只不过他从来都没有瞧见过,也不知道是人如其名,还只是一个外号而已。

总之那家伙十分凶悍。

彭队长询问这儿的夜行者人数,格噶大叔思量了一下,说道:“我能够瞧见的,差不多十来个,但他们这儿的人数显然不止这么多,因为有许多从来不露面,而见过他们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死了……”

我在旁边听着,总结信息,发现如果是这样的话,敌人巢穴里面的对手,或许还真的挺多。

如果只是先前碰到的那些小角色,我相信凭借着我们这一帮人,倒也是能应付的,但怕只怕那个“白狮王”的实力太强。

我能够感受得住,彭队长是个厉害角色,深藏不露。

但如果他不能够应付那白狮王的话,那么我们这一次很有可能就会陷入困境之中去。

是一场恶战啊。

我心中思量着,下意识地往怀里的八卦袋摸去,将金箍棒掂量在手中。

这玩意不变大的时候,也就手指般粗细,我攥在手里,随时防止着突发情况的发生,好将这棒子陡然抽出,应下一切的挑战。

不过话说回来,前方的路虽然充满危机和变数,但我的心中,却是莫名的兴奋。

毕竟这几天受了不少委屈,我虽然不断在心中宽慰自己,但终究还是期望着有一两个不开眼的小角色能够跳出来,让我撒一撒心中的邪火。

小和尚墨言则一直跟在我身边,一边看着黑黢黢的前方,一边有些心慌地说道:“侯漠侯漠,你害怕么?”

他虽然好奇心强,也主动跟着过来,但显然是没有怎么遇到过这样的场面。

我笑了,安慰他道:“没事的,这只是小场面了。”

小和尚说道:“这还是小场面?那大场面,该是什么样呢?”

他这般问,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初秦梨落和霍二公子订婚时,我在马一岙鼓吹的唢呐声中,踏入场中的场景,心中先是一热,随后又凉了几分,对他说道:“一会儿真的碰到什么情况,你躲在我背后,或者找地方藏起来。”

小和尚有些倔强,说为什么?我从小就跟我师父,还有一群师叔师伯修行,学了一身本事呢。

我说那你跟人缠斗死战过么?

啊?

小和尚一愣,说什么叫做“缠斗、死战”?对手练招算不算?

我冲着他一乐,微笑着说道:“不、不、不,我说的,是分生死的那种,也就是说——杀人,你有过么?”

小和尚听了,连忙摇头,那脑袋跟小拨浪鼓一样:“不不不,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不可滥杀。”

我说降妖除魔也不行?

小和尚说道:“佛门讲究的,是度化,同样是生命,只要肯悔改,就得给他们机会。”

我瞧见这个迂腐得可爱的小和尚,笑了,说这就是你们讲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小和尚说不能这么绝对,但大体……是了。

我只是笑了笑,也不说话。

这个又幼稚又迂腐的小和尚,让我想到了西游记里面的三藏法师。

马一岙这个金蝉子体质的家伙,反而不像是唐僧哥哥。

如此聊着,我们差不多有了四百多米,穿过了幽暗的林荫小道,来到了一片平地前。

而这一片平地的尽头,则是那棵需要十几人合围的参天大树——那棵大树有点儿像是榕树那般枝繁叶茂,又很像是橡树一般高高竖起,具体是什么树,无人得知。

总感觉这棵树很奇怪,不像是西北山区应该出现的品种。

而那一片平地也并非空空如也,上面居然有许多石头建筑的遗迹,甚至还有一处雕栏玉砌的亭子,一直绵延而去。

张老师的博士生黄学而瞧见这个都疯了,快步走上前去,用手抚摸着那些不知道留存了多少年的遗迹,惊声谈道:“我的天啊,这是传说中的瑶池么?”

彭队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打量着四周的动静,然后说道:“什么瑶池?”

黄学而说道:“西王母的瑶池啊,你看那边的池子,上面的雕像和石刻,简直跟典籍里面描述的一模一样,那里、还有那里……哦,等等,不是,不是,这个应该只是仿照的……”

他大概是中了毒,一个人在那儿疯狂的嘀咕着,厚眼镜下面的小眼睛散发着凌厉光芒。

而相对于沉浸在专业发现之中的黄学而,其他人则谨慎许多,猛虎班的三号和七号一马当先,端着枪在前,而彭队长押着格噶大叔、猛甯两人,招呼他道:“先别看这个,我们继续向前,你注意前方的布置,不要给人阴了。”

黄学而点头,说好。

他扶了扶眼镜,跟上队伍,一行人越过那一片遗迹,来到了那棵数十丈高的参天大树跟前,又绕了过去,瞧见前方的山岗上,青草郁郁,再往前走,上了个坡,突然一个转折,便瞧见不远处有一个深坑。

而坑下面,却是许多挤挤的人头,哭声一片。

这儿应该就是关押妇孺的地方,只不过看管的人呢?

我眯眼,左右打量,小心防备着,而两个战士则朝着那边的深坑边缘摸去,彭队长走上前去,突然间,他的后背一挺,低声喝道:“退、退、退……”

没等他说完,突然间一根绳索套在了三号的脖子上,将他猛然一拽,拉到了坑里去。

而另外一名战士,他下意识地往后退,却被黑暗中射来的一箭,给插过了身体,将人给直接钉在了地上去。

推荐:《JB被马蜂蛰肿,爽了村花小处女!》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八章 村民下求救

下一章:第十章 临机应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