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八卷 > 第十章 临机应强敌

第十章 临机应强敌

更新时间:2018-03-05 23:52:40

 

(为@魔云的天空 加更)

啊……

瞧见变故在突然之间就发生了,正在低声喝止那两名战士的彭队长顿时就恼怒了,他箭步前冲,直接跳进了那深坑之中去,想要将那被拽入里面的三号给抢回来,而唐道也是十分灵动,急冲上前,摸到了七号的身边,将那被钉在地上、吃痛大叫的战士给按住,对他说道:“别动,别动,别扯到其它的地方。”

七号并没有死,只不过他给钉在地上,动弹不得,剧烈的疼痛也让他有些熬不住。

唐道在想办法将他给救起来,却不曾想在这个时候,远处的高坡上,突然间发出了“嗖、嗖、嗖”的响声,黑暗中,仿佛又无数羽箭,朝着这边射来一般。

唐道瞧见,大声喊道:“隐蔽!”

他冲着旁边慌了神的众人喊着,而那箭来得又猛又急,眼看着就要将他和七号射成筛子,却最终还是给挡住了。

铛、铛、铛……

一阵急促的撞击声之后,羽箭四散而落,一个身影站在了七号的跟前。

那是手持金箍棒的我,用九路翻云之中的“五行开”一法,挑动风云,将那夺命的羽箭给全部挑开了去,无一能射中目标。

而随后,我将那金箍棒往地上猛然一顿,发出了嗡嗡之声,那声波传到远处,回返而来,让我大约知晓了射手的方位,挥手一棒,砸在了一块碎石之上,却是落到了高岗之上的一处黑暗中,竟然有人“哎呦”地叫了一声,显然是被击中了。

这运气,真的是不错。

我挥舞着金箍棒,将陆陆续续射来的羽箭给击飞,掩护众人,而唐道也将七号身体里的那羽箭折断,连人带着箭,撤到了一处山石后面藏着,其余人也都各自找地方躲藏起来,这时周围的黑暗中,突然间响起了喊杀声,一时之间,仿佛有数十人在呐喊,并且朝着这边猛冲而来。

我们被伏击了。

我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在敌情不明的状况下,并没有上前冲杀,而是退到了深坑边缘,朝着足有三五米深的坑里面望去,瞧见下面也是一片混乱,打成了一团,但我瞧不见彭队长的身影,只有大声喊道:“彭队,彭队,你在哪里?”

轰……

我喊了两声,却听到下方传来一阵哀嚎,紧接着彭队长出声喊道:“侯漠,帮我照顾好三号。”

话音刚落,却有一个黑影从深坑底下给抛了上来,我瞧见那一身军装,知道是被绳圈套住脖子,然后给拽下深坑里面去的三号,赶忙将金箍棒交到左手,右手前伸,将人给接了过来。

人接了过来,我搂在怀里,发现呼吸有些微弱,知晓刚才被套住脖子,然后往下拉的时候,这三号战士受了伤,于是拖着他往唐道等人隐蔽的石块后面过去。

我这边回撤,却从黑暗中冲出两人来,虽然没有显露本相,但妖气洋溢,气势汹汹,一人持枪,一人拿刀,朝着我猛然杀来。

我单手持棍,又要照顾三号,力有不逮,与之交锋两下,应付而已,且战且退。

不过对方确实十分凶悍,完全不给我松口气的时间,非要纠缠于我,而与此同时,远处的羽箭又起,这些箭并不在意我身边的同伴,速度极快,而且十分刁钻、准确,我倘若不是全神贯注,只怕就给一箭带走了。

除了这两人,在黑暗中,还冒出了更多的黑影来。

一时之间,十面埋伏,草木皆兵,我们仿佛陷入了最为恐怖的危机之中去。

在这样的绝境之中,我反而变得淡定下来,先前一直表现得小心谨慎、任劳任怨的我哈哈大笑起来,感觉心中的狂妄和恣意猛然增长,紧接着我将人往左手拢了一些,随后右手持棒,猛然抓着,手头用力,先是一招先锋手,将这两人的气势给压了下来,随后在一瞬间使出了“生死门”和“夺命”,将拿刀的那汉子手中的钢刀给直接挑飞。

紧接着,我一棒子捅在了他的胸口处。

砰!

那人气势汹涌,身体坚硬如铁,金箍棒砸在上面,如同擂到了钢板之上一样,然而他的身体还是腾然而起,朝着后方飞去。

我将近身的敌人逼走一个,随后箭步前冲,将三号带回大石后面,将他往小和尚墨言那儿一推,随后手持金箍棒,冲向了那从黑暗中涌出来的七八人。

而与此同时,我身后有枪声响起,先是射向了远处黑暗中的箭手,而随后,那子弹从我的身边掠过,落到了这帮人的身上去。

噗、噗、噗……

我听到了子弹入肉的声音,也听到了子弹被坚硬身体给弹开的响声,不过能够以肉身扛住子弹的人毕竟是少数,所以枪声响起的半秒钟之后,这帮人却是各自找了掩体,将自己给躲藏起来。

唯一剩下的那个,却是已经与我有了正面交锋,我挥舞金箍棒吗,将他给死死缠住,让他走脱不得。

那人却是刚才使枪的夜行者,此人身高腿长,满身黑毛,面容普通,但双眸却如同鹰隼一样犀利,仿佛一把锋利的刀子那般。

而他手中的长枪也是十分犀利,当真是如同游龙一般,扎、刺、挞、抨、缠、圈,凶悍之中,又有几分回旋之意,仿佛随时都酝酿着厉害的手段,能够在瞬间爆发出来一样。

这是个枪术高手,而且是十分刻苦,有所领悟的那种,并不是一昧凭借蛮力的夜行者。

人家是有传承,有手段的,即便是身边的同伴在火力压制下撤离,也并不慌张,手中的长枪不断抖动,朝着我的周身要害刺来,不但如此,他还凭借着身形腾挪,将我作为抵挡物,不至于被枪火击中。

是个高手。

我瞧见对方显露出不俗身手来,不但没有惊慌,而且还越发兴奋,当下也是举起金箍棒,与之对敌,诸多手段齐出,却与敌人斗成一团。

而在这样高强度、生死瞬间的氛围下交手,显然不会是普通比斗那般温和,两人上来就用了最得意的手段,完全没有什么试探、迂回的想法,叮叮当当交手几个回合之后,我趁着对方的气息不匀,猛然出手,一棒子将他手中的钢枪砸弯,紧接着金箍棒如同出膛炮弹,顺着他的枪杆往前冲刺,陡然轰在了他的胸口处。

我这一下用了九路翻云里“画地为牢”的意境,又因为出手猛烈,没有给对方一点儿反应时间,棒头直接穿过了对方的胸口,将人捅了个对穿。

嗷呜……

那人受痛,身子开始瞬间膨胀,黑雾将他整个人都给包裹,随后他变大了一大圈,化作了一头雪白色的大狗熊,猛然后撤,却是将身体里的金箍棒给扯开了来。

紧接着,身受重伤的他没有再向前,与我缠斗,而是往后猛然一跃,躲进了不远处的荆棘丛中去。

我秉承着穷寇莫追的原则,往后退走,来到石头这边,发现开枪的人并不是那两名受伤的战士,而是唐道,只见他端着七号的自动步枪,一边娴熟地点射,一边还从两名战士的身上搜集弹匣更换,动作行云流水,显然是经常摸枪的高手。

而正是唐道以一己之力,制造出了强大的火力压制,使得原本汹涌如潮的敌人攻势,在这一瞬间变得哑火。

我瞧见唐道压住了场子,俯下身来,瞧见七号脸如金纸,口中满是鲜血涌出,赶忙问旁边照顾的小和尚墨言:“人怎么样?”

小和尚正在给七号包扎,听到我的问话,犹豫了一下。

我盯着他,说:“别隐瞒,说实话。”

小和尚指着旁边的三号说道:“他还好,歇一会儿就没事了,但这个,伤到内脏了,流血不止,只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众人听到,脸色骇然,黄学而有些慌张地说道:“那怎么办?那怎么办?”

另外一个躺在地上的三号脸上也浮现出了兔死狐悲的表情来。

反倒是作为当事人的七号并不畏惧,勉强开口说道:“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老子既然当了兵,就从来没怕过死,把我的枪给我,你们走,我来给你们断后。”

说完话,他想要强撑着爬起来,却因为伤口的疼痛而又软了下去,这时枪声大作,却是彭队长捡回了三号的自动步枪,一边射击,一边朝着我们这边赶来。

彭队长在唐道的掩护下,冲进了我们暂时躲藏的石块后面,然后问道:“情况怎么样?”

唐道如实回答,当听到七号可能活不成了的时候,彭队长的脸上浮现出了极度懊恼的表情,随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抱头蹲坐在地的格噶大叔和猛甯,用枪口对准他们骂道:“你们是故意的,对吧?”

格噶大叔瞧见了那步枪的威力,抱着头,惊恐地大声喊道:“不是,不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猛甯也慌乱地喊了起来。

他们说的是妖语,彭队长根本就听不懂,两边的人沟通不畅,情绪都很激动,眼看着场面就要失控,彭队长即将扣动扳机时,我伸手过去,拦住了彭队长,说道:“等等,七号还有救。”

“什么?”

彭队长下意识地猛然甩开了我的手,刚想要骂人,却愣了一下,冲着我说道:“你说什么?”

我指着地上重伤将死的七号,说道:“马一岙医术神奇,能‘起死人而肉白骨’,将人带过去,他或许能够活下来!”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九章 暗夜杀机现

下一章:第十一章 马候力挽狂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