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平妖二十年第八卷 > 第二十三章 地狱初始行

第二十三章 地狱初始行

更新时间:2018-03-11 20:16:24

第二十三章 地狱初始行

我心中惊骇,先前所有的壮志豪情都一扫而空,左右打量,想要找寻吾友踪迹,却不料听到旁边传来骨碌声响,紧接着一个头颅滚落在地。

我眯眼打量过去,瞧见竟然是马一岙。

那头颅从脖子处断裂,伤口处血肉模糊,而脸面则是七窍流血,无比凄苦悲惨,看得我心中大骇,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啊、啊……”

我抬起金箍棒,就要往前冲去,却不料被人在我身后猛然拍了一掌。

我听风辨位,手中金箍棒猛然回转砸去,却不料撞到了一坚实之处,双手发麻,而随后,有一只手掌拍在了我的额头上,冲着我清喝一声:“咄!”

这一声清喝,声音不大,但是落在了我的耳中,却如同洪钟大吕,晨间禅唱,互相不断地回荡着。

好一会儿之后,我眼前的景物不断重叠,最终化作了彭队长的面容来。

瞧见彭队长,我心中凄苦,忍不住说道:“彭队,大家都死了,呜呜……”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别人我倒也罢了,马一岙与我,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这一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志趣相投、相扶与共,共同面对风风雨雨,已然是习以为常之事,却不料他突遭横死,让我如何不心伤,然而那彭队长却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然后朝着我的身后说道:“你且看身后是谁?”

我回头过去,瞧见马一岙正完好无损地站在我面前,一脸无奈地笑着。

不但如此,马一岙身边,科考队的其他成员皆在,一个不少,就连刚才跌落山崖、陷入崩溃的黄学而都站立在旁,不过脸色惨白,显然是受到了惊吓,张老师在他旁边低声安慰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大家都一脸惊诧地看着我,而彭队长则走上前来,对我说道:“你的辟魔符何时掉落了?”

我低头一看,发现脖子上的辟魔符不知道落到了哪儿去。

这玩意是在出发之前,科考队给每人配备的,用来防止地狱八重寒界的心魔和戾气,让人保持镇定和沉稳心境的,上桥之后,我就戴在了脖子上,害怕被迷惑,陷入幻境之中去,却不曾想那长长的桥面居然有这么多的凶险,甚至都逼得我使出了烛阴之力来。

这烛阴之力引发的烈焰,虽然不会对我的身体发肤有任何伤害,但对于别的东西,却毫不留情,除了我这一身冰蚕丝衣,以及八卦袋水火不侵之外,其余的身外之物,都会被烈焰烧去。

而那辟魔符,显然是也是在我刚才与人鏖战之时,被身上烈焰烧掉了。

当时的情形太过于紧张,我全神贯注,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敌人身上,忘却了这重要的辟魔符,使得我从桥上下来的一瞬间,就被迷惑,进了幻境里面去。

刚才的一切,实在是太过于真实了,特别是马一岙那血肉模糊的头颅,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而且这是我最为担心的事情,所以在瞧见这景象的一瞬间,我心中满满的悲伤,竟然忘记保持该有的理智,和怀疑一切的精神。

众人在知晓事情缘由之后,倒也没有笑话我。

毕竟,刚才我越众而出,力挽狂澜的形象,着实是让大家印象深刻。

只不过张老师有些为难,说这辟魔符是特别定制的,按照人头分配的,现如今少了一个,那可怎么办?

而这个时候,小和尚墨言走上前来,将脖子上的辟魔符递给了我,说道:“我手中有古佛舍利,能辟世间一切心魔戾气,此物于我,等同鸡肋,你且拿着吧。”

我起初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不过回想起来,的确也是,小和尚手中的降魔杵里,有燃灯古佛的舍利子,这玩意甭管是不是真的,但绝对是一等一的辟邪圣物,比起当今匠师制作的辟魔符,强的不是一星半点,所以那辟魔符在他手上,的确无用。

而且我刚才也意识到了此处幻境的恐怖之处。

我这刚刚一下桥,顿时就陷入其中,心灵瞬间就被恐惧和悲愤给控制,而倘若不是彭队长及时出手,将我拍醒,只怕我真的就拿起金箍棒,怼天怼地怼空气了。

说不定我还会误伤同伴,后悔莫及。

所以我接过了小和尚的辟魔符,道了一声感谢之后,将其小心地系在了脖子上。

我这边挂上辟魔符,脑子变得清明许多,也能够感觉到周遭有许多不断飞舞的黑气,这些黑气先前我并不觉得,而此刻却感觉如同蠹虫一样,游走不定。

这些东西,想必就是张老师和口中,那地狱八重寒界里无处不在的戾气和心魔吧?

它是从地煞深处浮现出来的阴气,是一切污浊的精华,是无数恶念,以及怨气的凝聚,能够投映出人心之中最可怕的东西,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色欲、暴食,以及人性之中最为负面的东西。

我认真打量着,心中越发觉得此行恐怖。

而除了这些无处不在、如同蠹虫一般飞舞的缭绕黑气,脚踏实地之后,这一块地方,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阴森寒冷。

这儿并非一昧黑暗,也有光,那光线从头顶层层乌云之上落下来,昏暗无比,就好像是黄昏,或者更暗一些,即便是普通人,不借用强光手电也能够行走无碍,但视距却很短,超出十几米的距离,望过去,便是一片朦胧。

我仔细打量着周遭,而彭队长却在望着远处桥上的追兵,那帮人在他停止追击,抵达岸边的时候,就停住了逃跑,而是远远地望着,仿佛狼一般盯着你,让人很不舒服。

夏龙飞上前,开口说道:“这些人,到底是谁?”

这些人头脸都笼罩在黑色披风之下,身体覆盖甲胄,装备精良,手持利器,而且个个都是高手,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角色。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为什么偏偏是我们过桥之时?

他们到底是本地土着,昆仑遗族,还是在山外就一直跟着我们的人呢?

有没有可能,是昆仑回声谷,移山大圣手下的那群夜行者?

关于此事,我们不得而知,因为这些人足够谨慎,一点儿线索都没有留下,彭队长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不管是什么,现在其实都不重要了,我们此刻退路已断,已经不可能回头了,只有破釜沉舟,找到白虎秘境,或许才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

随后,他又看向了黄上尉,说道:“守门的那三位同志,恐怕是凶多吉少……”

黄上尉早有准备,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件事情,我们所有人都有心理准备,用不着多提。需要做什么,您直接说吧。”

彭队长说道:“你们带了炸药和地雷,对吧?在桥口布置一下,希望能够多多少阻止一下这帮人的追击,不要让他们顺利的一直跟着我们,这个可以么?”

黄上尉点头,说好,没问题。

如果说面对面交锋、拼斗,这些训练有素、身经百战的战士无论是从力量上,还是敏捷度,都难以与修行者抗衡,但论起自己的专业,绝对不落下风的,当下黄上尉就开始朝着手下战士下达了简短的命令,随后大家立刻就开始忙活起来。

有人在桥头上面布置了一个烟雾弹,让桥对面的人无法观察这边的情况,随后六号开始掏出了随身的包裹来,在其他人的协助下开始了布置。

他是队伍之中的爆破手,经验丰富,一切都行云流水,看得人赏心悦目。

而战士们在忙碌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在跟着忙。

那人便是夏龙飞。

此人不但破阵一流,布置法阵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他在陈兢与彭队长的帮助下,开始了第二套的防线布置来。

而在这短暂的功夫,我与马一岙低声聊了两句。

他主要是问我桥上那帮人的实力,问我是不是夜行者,还是别的什么。

他知道我有望气的神通。

不过我确实是瞧不出来,跟他提及,马一岙陷入了沉思之中,好一会儿,他方才说道:“接下来的路,一切皆小心。”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或许还信心满满,毕竟有着闯过三个妖族大圣秘境的经验,然而这一次我们却是不再乐观,毕竟这一路走来,无论是我,还是马一岙,都深知这白虎秘境的凶险,很有可能,是前三个的总和,甚至还要多上许多。

我们这一次还能够有惊无险地安然度过么?

无人可以保证,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叮嘱对方,一定要小心谨慎。

因为都是专业之人,所以无论是猛虎班的战士,还是夏龙飞,都布置得很快,三两分钟之后,烟雾散去,他们也都妥当了,彭队长眯眼望着前方,然后走到了正在安慰黄学而的张老师身前来,拱手说道:“老师,接下来的路,有劳你了。”

张老师点头,说道:“放心,我一定会带着大家,抵达白虎秘境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面色平静如水,而双眸之中,却有闪烁的亮光。

如同针锥一般犀利。

********

小佛说:这两天在重庆,今天半夜能回珠海,到时候给大家加更。

小佛新书:《民国奇人》:http://www.sikabeila.com/minguoqiren/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顾尾难顾首(3)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柳树如鬼女(1)